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427|回复: 1

远去的白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4-3-15 07:25:43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谨以此篇感恩我干保险的第一位大客户,一位善良的姐姐,有爱的哥哥。由于文中主人公在2020年的时候身患晚期宫颈癌加多处转移已魂归天国,所以文中都是化名。读此篇的家人们希望你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有爱的心。后面会给大家诠释土土的情,最真的爱。不足之处也希望朋友们指正。谢谢

       一

    昏黄的灯光照着斑驳的水泥地,也照着半开不开漆零八落的柜门。衣柜看样子是四开门,里面挂着几件蓬松的棉衣,扔着一堆红的、绿的毛衣之类。有些变形的袖口耷拉在隔板外面,使得本来变形的柜门合页也挤的不好关合。

  此刻正是2016年的冬日午后。在灯光的映衬下还有一张有些臃肿的女人的脸,看着少了些血色。女人名叫桃花,她说那是因为她出生在那个桃花盛开的季节,出生在民国的父亲没有上过学堂,所以直接起名桃花。许是常年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的缘故,肤色有些寡白。桃花手里做着什么,时而穿针引线,时而用手掌按压着同样臃肿的腰。

  桃花是百万大军来包务工人员里的一员,用包头人的话来讲,她和老公都是“拗门人”。大多数来包打工的乌盟人不管是单身还是夫妻。青昆俩区租住在和平村、北沙梁、尹六夭,南壕,东河西脑包、井坪圪旦等。桃花因为丈夫的手艺是土建瓦工砌墙,抹灰。常年跟随土建项目在外施工,平日家里大多是她和儿子。所以他们选择了更远更便宜的老火葬场对面武营福窑新村里一间小南房租住。也是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个可以平日给她拿轻提重的大哥,大哥大名叫杜平。

  “毛毛”?大哥撩开业已看不清花色的棉布门帘一只脚迈进屋里,嘴里说着。“嗯,哥来了?”桃花没回头也没停下手里的活计,听有人叫她小名,不回头她也知道来者是谁。“你又做甚了”?平哥问。“唉,我说拿哉烂衣裳 给你那头 对茬个门帘日。你看看你那疙瘩门帘酥得一碰就掉布布。”桃花还是没抬头,答着哥!朝外 一面,包着铁皮的木门有些变形,不太好关合。

  平哥随手使劲拉了拉门,说:“我车险好像到期了,你跟我去问问哇,看看今年多钱”。“我捏至俩天不知道咋拉,对时节腰疼的,身上软的不想动弹,你一个儿哇不能去问问”。桃花停下了手中的活,抬头望着平哥说。“唉,我这个人你哇不知道,受苦行了,干点哉种事情说不会说,道不会道。有你相跟上搞搞价啦甚的,你捏比我会说”。平哥笑咪咪着眼睛对视着女人。桃花斜着上扬的眼绯红的脸对哥说:“不想尿你,你不会说?你说乃不正经的哇可在行了。咋了,问问车险你到不会啦”!

  平哥嘴里嗨嗨着,脸上尴尬着。“外头冷不?”桃花收拾着手里的碎布还是没有抬头,小声问着哥。“我觉得还行,不是太冷。乃你也穿上去年我给你买的那个羽绒服哇。大概你这俩天也是感冒啦哇,不了咋能身上不舒服了”。平哥用心疼的眼神看着女人说到。“过俩天娃娃他爸等算了账回来呀,我跟你眊完车险,你以后少来哇”。桃花手里收拾嘴里说着。

  “哦,你说甚就甚哇,再说来不来的他又不是不知道,他一走大半年,你这儿轻的重的还不是我。”平哥嘴里不情愿的嘟囔着。“看你哉人,说你四五十岁了,就像个娃娃。再知道哇。那好赖也是张男人脸了哇”。桃花停下穿羽绒服的手提高了声音。“我知道,我就是说一说,你不要生气,我醒得了,这不就听你的了么。”平哥用更小的声音柔和着答复。“出个发车个哇,叫暖和暖和。车里头要不冷的”。桃花命令一样的口吻对视着杜平。“我乃会儿就发着啦,就是怕你坐车冷”。平哥微笑着看着桃花回答。“咋来来咧,大气了一回。”桃花也柔笑着说。

  路上无话,桃花许是真的感冒了。有点头晕。尽管平哥开的很稳也不快。她迷瞪着有了些许睡意。

  车子到站,由于今天星期六,车险公司门口有几个车位空着。杜平尝试找宽一点的车位,可之前停车的好像知道他车技不高考验他似的。正好都是隔一个空一个。七扭八扭杜平自己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把方向勉强停在车位。拍拍浅睡的桃花:“毛毛?醒醒哇,关么到啦”!“嗯?到啦,我到叫你摇答得头晕瞌睡的睡着啦”。桃花揉揉松弛的眼袋,看着前玻璃嘴里说着。“你头式有汗么,要不凉凉汗再下个”。平哥打正方向盘暖暖的看着桃花。“么事,豁儿豁儿走哇,再圪迟人家下班啦”!桃花拉着拉链嘴里催促着。

  杜平跟着桃花前后脚进了保险公司大厅,大堂接待员问了几次才从桃花蹩脚的乌盟普通话中听出他们的目地。叫号,排队,一系列的操作。大堂接待也看出来桃花脸色有点不好。安排他们可以先去那边休息区坐着,等一下子喇叭里叫到号码的时候出去就行。

  大厅里人来人往,等了许久也没听到叫号。也没人来问。坐在休息区的他俩时而张望着服务台。也不知张望了几次,大约服务台那边工作人员也看到了他俩焦急的眼神。过来一个西装革履,挂着胸牌的工作人员:“您二位办理什么业务?是不等了有一会儿了,我先给二位倒口水,咱们坐下来聊。”工作人员客气的说到。

  转身拿着俩杯水的工作人员坐到了桃花和杜平的对面开口说道:“哥,姐,您二位想办理什么业务和我说就行,窗口人太多,排队估计今天你们办不了”。“哦,我们就是说捏买了个汽车保险到期啦,不知道今年咋上了,也不知道行谁上了,问捏节壁日说给我们个你们这儿的地址,也么说叫行谁”。桃花用流利的乌盟话回答。“哦,姐是集宁的?”工作人员问。“嗯,是了,你也是”?桃花问。“唉,是了哇,我是凉城喋。呐咱们就用老家话叨啦哇。”工作人员热情的用家乡话回复者女人。“就是,就是”。杜平也附和道。“姐,姐夫,我叫苏荣,你们叫我小苏就行。”工作人员指着胸牌说到。“姐夫把你的行车本,身份证,还有去年保单有没有,拿出来我看看甚情况啦。”苏荣抬头问。“我俩不是一家,这是我姨哥”。桃花小声插话。

  杜平去车里找证件的时候,苏荣大概了解了车子的情况,杜平也是在工地打工,今年因为自己承包了一部分小工程,工资结算的也挺利索。拿到钱他问桃花想要啥,桃花就告诉他现在没个车出门不方便,别瞎花钱,买个车哇,新的不够买个二手的也行。所以杜平就从朋友的朋友手里买了一台二手五菱宏光。那个时候车子带俩个月保险,回来没开几天怕保险脱保,着急想上。

  翻看着证件,业务员苏荣知道了,男人叫杜平,47岁,河北蔚县人。看完去年的保单,苏荣告诉杜大哥,你的保险还有一个多月到期,但是现在也能上了,车险现在是可以提前三个月上的,你的车去年就上了强险,今年你准备上甚呀。“唉,我们也不知道该上甚,你给看的弄哇。我们也不懂“。桃花看着老杜说。“就是,就是,你看着弄哇”。老杜也说。“呐就再上个三者哇,其他的我看算啦,,三者和强险都是赔对方的,咱们现在是挣起赔不起,咱们一个儿的车不贵,撞到人家的万一是个好车赔不起,车损啥的保费也挺贵,有点磕碰咱们一个儿修哇,咱们的车修一下也便宜,我这是有甚说甚了,捏别人哇肯定你们上的多人家挣得多哇。你们说是了不?”苏荣看着二位大哥大姐商量着。“哦,是了,还是咱们这老乡好,能替我们着想,我们听你的。我也是凉城的,我们家乃个是卓资山的。我姓王,叫个王桃花,小名毛毛,你就叫我王姐就行”女人往前挪了挪椅子说到。“人家又没问你小名”,杜平斜着眼睛一半看地一半看毛毛小声嘴里嘟囔着。

                            (未完待续)

  

  

  

  

  
20240315072542front2_0_785179_Fv5aZxKdHbHN0V3ngP-IicIl8CN3.jpg
20240315072542front2_0_785179_Fr_8fgT6jCuzAB_JtUST4_G795ZM.jpg
20240315072542front2_0_785179_FpUZcn_-Yopa5Idf6iCY_dje_GpW.jpg
发表于 2024-3-26 13:42:43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谨以此篇感恩我干保险的第一位大客户,一位善良的姐姐,有爱的哥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4 10:24 , Processed in 0.03387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