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656|回复: 3

《旧简拾零又记》——重读孙宏伟来信 文、图/吴久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0-11 15: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旧简拾零又记》
               ___重读孙宏伟来信

文、图/吴久冰
微信图片_20231011155642.png
上图  孙宏伟教授近照
微信截图_20231011155759.png 微信截图_20231011155751.png
上图 孙宏伟来信一角
微信截图_20231011155808.png 微信截图_20231011155817.png
上图 孙宏伟主编图书赠我

         孙宏伟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我与宏伟互相走近,可以说,起点是天时、地利,后来是人和。天时,就是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又重新恢复了高考制度,我与宏伟均是1979年的高考生,我们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三批考生,经查资料,那年高考人数468万,录取人数28万,录取率约为6%,我与宏伟同时考入了天津大学化工系核化工专业,当然是天助他、我也,就此我们大学同班。地利,我们班先后同学31人,分别来自北京、天津、湖南、湖北、江西、贵州、四川、甘肃、内蒙古等九省、市、自治区,我与宏伟均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无疑是老乡,当时年少,并不识愁滋味,所以,老乡见老乡,均未两眼泪汪洋,但地利的亲切感还是油然而生。我与宏伟由同学而成为朋友,应是人和之故,宏伟是个睿智中见坦诚的人,我是个混沌中显透明的人,坦诚与透明,犹如逻辑学中的互相包括、数学中的同类相,用俗世的语言说,我与宏伟能说得来。

                       一

        这些日子,重读往日亲朋好友旧时来信,犹如过目一幕幕老电影,一组组熟悉的镜头又浮现在眼前,当我忽然翻到孙宏伟的来信时,才看到信封上那熟悉的笔迹,宏伟的笑脸就绽开在我面前,再读信件内容,令我不禁有珠还之感,脑际隐约响起《友谊地久天长》的乐声……

                      二

        眼前呈现的宏伟来信有两封,分别写于1986年和1989年。
        今日读1986年9月5日来信,又让我回到了那个年代。那年,宏伟考上了母校___天津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而我还困在毕业分配的工厂里。
        我与宏伟均于1983年如期本科毕业,且一同分配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202厂,宏伟是该厂子弟,回厂当属自然,我是包头出去的学子,毕业分配回乡也在情理之中,就此,我与宏伟就由同学而成为了202厂同事。我们还住同一栋单身宿舍,他住二层,我住四层。宏伟父母家虽住202家属楼,但因当时各家住房条件都拥挤的现状,所以,宏伟的大部分时间也都在单身宿舍盘桓。与我不同的是,我在职工食堂吃饭,宏伟回家吃饭。
        沾宏伟的光,许多个节假日,我都是他家美味佳肴的蹭饭客,这样,我也就成为了宏伟家的半个家人。
        宏伟在202厂虽然仅呆了短暂的三年,但他在厂里已小有名气。宏伟的名气倒不是来自他的本职工作上,而是来自他的业余爱好上。宏伟一副好嗓子,一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一时间唱响半个202厂,特别是他帅气娴熟的舞姿,很快就成为了202厂各种大小舞会的聚焦点,当时,单位里、厂里的许多大姐姐、小妹妹都乐于作宏伟的舞伴,宏伟的青春在歌声、舞姿中灿烂。
        别以为宏伟仅是个文质彬彬的文艺青年,他还是多项竞技体育运动的爱好者甚至高手。宏伟是足球迷,他偶尔也上场露一脚,他对当时国内、国外的各个足球名星都如数家珍,如容志行、李富胜、普拉蒂尼、法尔考、济科等等这些中外球星的名字,我就是从宏伟口中听来。玩扑克、打麻将,那时,宏伟就是局中高手。

                      三

        如果谁从以上的皮毛里将宏伟以为是个玩主,那他一定是战略上的误判。唱歌、跳舞、足球、扑克、麻将等雕虫小技,不过是宏伟学霸本质的外衍而已。
        宏伟于1986年考上天津大学化工系的硕士研究生,入学几天后,宏伟信函予我,久冰好,来津已有几日,见到了周建晖与匡建武(吴注:周、匡均是我们同班同学,当时已在母校读研)……见到几位79级同学中,其中赵静、刘永才曾打听过你的下落,我如实地向他们说了你工作上的情况……这是宏伟离开202厂后予我的第一封信,读研与企业上班,我与宏伟有了第一段朋友间的暂别。宏伟硕士读研期间,我任202总厂团委副书记,曾带队厂部分团干外出考察学习途经天津,期间竟有一场意外互殴事件发生于津门,我方人员有介入,此事经了警方参予,我方需有人员留在当地作善后处理,为省钱,于是,我在宏伟的研究生宿舍逗留约一周左右,白日里,宏伟去上课,晚上归来时,从未见宏伟读书写作业,倒是听见麻将声此起彼伏,我更加佩服孙宏伟了,磨刀不误砍柴工。
         1989年3月,宏伟硕士研究生轻松毕业,直接分配至化工部天津化工研究院。宏伟在该研究院上班不久予我一函,这便是1989年8月1日来函,宏伟说,我于今年三月份来到天津化工研究院工作,工作还算轻松,但是坐班制,感到很单调……宏伟还说,欢迎你能来天津玩,来时可给我打电报或在天津西站下车坐37路公交车到本溪路影院下车……
        1989年到现在不过才34年时间,因着改革开放举措,中国的经济、社会、交通、通讯等等条件均已发生了质的变化。今日里,读到宏伟信函中“电报”二字,不禁让我有无限感慨。中国的硬件条件确实是进步了,可是,中国的软件环境同步发展了吗?我不知道。宏伟在这封来信里还另附一页,将其所在单位的基本情况及业务范围作了详细介绍,并请我方便时可推荐相关业务。可惜,因我位卑权轻再加疏懒,就辜负了宏伟对我的期待。好在,我与宏伟交往的压舱石不在买卖,所以,至今我们还友谊恒温。
        宏伟在天津化工研究院里收获了他的爱情,但爱情仅是他全部生活的一部分,事业才是支撑他鲜活生命的重要支点。宏伟不甘于该研究院单调乏味的坐班制,在该院席不暇暖时,他又考取了母校的博士研究生,师从中国当代化学工程界的泰斗级人物余国琮教授。果然名师出高徒,从余先生名下博士毕业后,宏伟顺利入京,成为了北京化工学院(今日北京化工大学)的博士后。宏伟在学业上如同他在牌桌上一样,始终不甘于现状,这倒有点像奥运精神:更快,更高,更强。宏伟在北京化工学院博士后完成未久,便应聘入职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化学科学部,这回,宏伟如鱼得水了。

                      四

        宏伟在基金委工作时,我曾去看望他,他领我在他们的职工食堂就餐,我们排队打饭,我俩身后是一位瘦老头。我俩坐定后,那位瘦老头也在不远处的一张小桌前落坐,宏伟小声语我,这老头就是我们基金委的一把手陈佳洱。我当然知道陈佳洱,曾是堂堂大名的北京大学校长,早已是世俗人眼中的省部级。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省部级官员与普通员工一起排队打饭且一起在大堂里共餐,你就不怕群众围堵吗?你就不怕有人上访纠缠你吗?看到此情此景,我就想,宏伟到基金委上班是来对地方了。窥一斑而见全豹,我虽与陈佳洱先生毫不相识,仅此一饭,我敢判定,陈先生一定不是贪官污吏。

                     五

        有样学样,与宏伟交往,我也不甘于在202厂工作的现状,1996年,通过当时国家流行的一推双考政策,我来到了包头市仅有的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 我在包头稀土高新区工作期间,宏伟曾予以我大力帮助,记得是在2000年(或2001?)夏天,我与宏伟相商,可否由基金委化学科学部与包头稀土高新区管委会在包头共同组织一场以稀土为主题的学术论坛会,宏伟欣然同意,我俩分别向各自上级请示汇报,取得支持。时任包头稀土高新区主任是苏文清先生,时任基金委化学部主任唐教授(名字已忘)。这次论坛会,到会的两院院士约有十来位,今日我能想起其中几位的名字,如徐光宪先生、王夔先生、苏镪先生等。在我记忆中,众多院士来包头学术论谈稀土,这是第一次。当然,江山代有才人出,后来,包头稀土高新区又多次举办过以院士与会为主的稀土论坛会,所谓一届、二届以至到2023年的第十五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论坛会。好在宏伟不争名利,况且那第一次的中国院士包头稀土论坛会也未注册专利,所以,第一届至第十五届以及以后二十届、三十届的包头稀土产业论坛会的美名就留给别人吧。上个月(2023年9月),我们大学同班同学聚会,我与宏伟还谈及当年共同组织中国部分院士包头稀土学术论坛会一事,宏伟说,你要不谈,我倒差点忘了这码事,只是与会的那些院士,今日里,多数已去世了,他们可是对中国的化学科学包括稀土产业的发展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哪。

                        六

        我对宏伟的具体学科专业与具体工作内容几乎一无所知,但从与他的往来及谈论中,我约略知道,孙宏伟对中国当代的化学科学、化学工程专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特别是为中国化学科学、化学工程专业高精尖人才的培养做出了显著的贡献。
        孙宏伟赠我的一部由他任第一主编的学术著作《化学工程学科前沿与展望》,从中我读到了孙宏伟在中国化学科学、化学工程领域中的份量。这部洋洋88万言的巨著,今日读来,仍处在化学工程学科的学术前言。
        2021年,宏伟到龄退休。宏伟工作时绝对拿得起,退休了也从容放得下。乘国际航班观世界变幻风云,坐国内高铁游祖国大好河山,宏伟的退休生活似乎比上班时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了。他退休后,我们曾有几次同学聚会,朋友、同学们觉得,宏伟实在是个被化学工程专业耽误了的段子高手。我曾在手机视频上多次看过全国脱口秀大会,那些选手的段子水平与宏伟的段子相比明显差一级,惟有台湾的那个被唱歌耽误了的段子高手费玉清,其段子水平似乎可以与宏伟说的段子媲美。每次同学、朋友聚会,宏伟的段子才是每个在座人的饕餮大餐。反正,我是孙宏伟说段子的铁杆粉丝。

                    七

        今日,重读宏伟那年那月的来信,我仿佛又听到了宏伟那嘹亮的歌声、看到了宏伟那潇洒的舞姿、见到了宏伟那砍五魁和牌一甩手的愜意、觉到了宏伟在学术讲坛上高屋建瓴的气场……宏伟侧左脸时,是形而上的严谨、正经,宏伟侧右脸时,是形而下的嘻哈、逗乐……  
        孙宏伟,你的当年来信我收藏了,万一将来有心人建个“孙宏伟纪念馆”,说不定,我还能用你的这两封来信换几文养老费呢。
        宏伟,视你方便时,再小酌叙旧……

2023.10.11


发表于 2023-10-11 19:39:22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第六部分正数第13行末尾“前言”应校正为“前沿”。吴久冰
发表于 2023-10-12 18:42:39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好文章!
情真意切,酣畅淋漓。棒极!
发表于 2023-10-30 16:33:41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
早秋的公园里,锻炼身体的人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各种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8 08:54 , Processed in 0.03498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