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533|回复: 4

我与“新冠”零距离(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7-12 17:12:52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巴巴多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当时身处印尼的我赶上第一轮疫情,因为公司处理及时,加上防护措施做的到位。整个工地没有一例阳性。传染就光是听说,切身体验就是一般流程,申报,等待,做核酸检测。登机,回国,隔离14天这些感受。

  21年这次出国务工却是刻骨铭心,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也成为一生最记忆难忘的事件之一了吧。说起今年出国也是一波三折。从20年七月底回国,就一直在想寻求到一个好一点的国家。自己原来的初衷是想给孩子找个能离西式教育更近的地方,也更能融入发达国家的前沿的这么一个地方。

  报名新西兰后那边告诉我需要考试。疫情期间各国基本都关闭了正常旅游和一般务工通道。尤其是美洲澳洲这些国家针对个别国家管的很严。我想出去只能花大价钱选择商务签,以商务考察的方式先出去。

  提交了房产证明,收入证明,工作证明,社保医保等相关手续后,就等待新西兰使馆面试,然后发邀请函过去。一切看是顺利,实则不然。

  接到从新西兰打过来的远洋电话,心里激动,嘴就有点飘,加上一直在忙干活,中介发过来的资料没有熟背。导致在英语口语表达上出现了失误,把去新西兰考察说成了找工作。结果可想而知。

  从点燃去发达国家的火苗到火苗熄灭大概有半年时间。这半年说实话在包头也没歇着,一直在忙,可惜到最后兜里还是没剩几个子。那时候就真是感觉习惯了外面的纯收入,包头忙乎一年也确实感觉白忙乎。新西兰去不成那就换一个地方吧,既然疫情严重说明不管那个发达国家也暂时去不成。所以自己就想还是走“一带一路”工程,这样好出去,工资也有保障。

  计划挺好,一旦实施就出问题。也不知道是自己人实在好说话,还是骗子敌人太狡猾。从江苏报名后不久那边说让过去等出境。结果去了住在小旅馆左等右等走不了,最后干脆联系不上中介人。费劲周折才知道给我们办劳务那个人因为诈骗被南京警方抓了。这下彻底傻了。前前后后搭进去一万多,人被抓了怎么办。报警,去南京追人,去江宁派出所找人。一系列下来,不知道是对方在看守所收到了信息。还是良心发现。我收到了淮安的电话。说他进去前把我们转到另一家劳务中介了。让我们回去办手续。兜兜转转带着弟兄们回去商量,告诉我们原来告诉我们的泰国是无中生有,因为国家项目都没下来,何谈去泰国打工。如果我们妥协的话最快只能去老挝修铁路车站。退钱不可能了,大家伙商量一番那就去吧。

  说是从西双版纳出境,到版纳就发现不对劲。合同不签,公司人不出面,只配了一个办理出国手续的第三方公司还不是负责人的一个人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从版纳到陆路口岸要经过勐腊县,再到磨憨口岸。而去勐腊时就需要口岸公安局备案出二维码。网上申请,不通过路上直接卡死。期间在西双版纳陆陆续续等来了其他地方汇集的二十多个工友。还是因为自己懂得多。接待公司又把琐碎事情交给了我。安排住宿,开票。申请边关通行码。

  有几个实在通不过,第三方公司说路上已经联系好了,可以畅通景勐公路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行政中心在景洪市)第一道关卡只是例行检查,说明了情况,放行。通过后自己还觉得公司还算说了算的。没想到刚走半个小时左右事情又来了。我带俩个兄弟租私家车后面。其他工友坐大巴前面,通过第二道关卡时被拦下了。当我赶到后,好话说尽,电话打尽,就是不通融。联系第三方公司。说关系没走到位。真黑。心里十万匹草泥马狂奔。

  没招,赶快挨个继续不断给弟兄们申请。怼的我手指都紫了,每个人差不多申请了五六次。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才全部完成,大巴早就走了。我只能拦路拦车,好在这边城际小巴挺多,虽然天黑车也不少。陆陆续续到了勐腊,还是从手机找酒店。联系房间,一说二十多个人,有的酒店还没有房间。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家,就是我们住的丽城酒店,干净整洁,房间也大,最主要老板娘漂亮服务态度还好。

  等待出关手续在勐腊住了三天。接到公司电话,当天中午12点前到磨憨口岸集合。匆匆通知大家。收拾行李。到了磨憨才知道海关主要是中老货物通行比较多,行人通行一天只工作上午一个半小时,下午一个半小时。从你进去签字,责任申明一套下来就得俩小时,根本不够。又加上我们人多,好多工友不会填,我又是挨个填资料,对资料。折腾完四点多了,去岗位没有人,经过环卫大妈指引我去人家办公室找,办公室说其他工作人员去货物通关口岸了。联系第三方,告诉我没办法,海关就是那样,实在不行把所有资料做齐全了找地方住一夜,第二天一上班出吧,

  上午九点半开始上班。天下着小雨。我带弟兄们拉着湿漉漉的行李箱上台阶下台阶(海关台阶有二十几层,我们步走)过安检。跨过中国国门走了大约一公里是老挝国门入关楼。进去的时候我是第一个,那边有懂中国话的说只能过俩个人。因为他们要下班了。二十多个兄弟,过俩人其他人怎么办。人家说只能等下午上班。我比较为难,放后面过去俩吧,工友只懂干活,连句好话也不会说。万一那句说错了被收拾怎么办。我过去吧,他们没人带更完蛋。想到这里我说那就我们一起过吧。

  从早上到中午没吃没喝。光走路了,到老挝海关楼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当地警察过来告诉我们不准坐在显眼的地方,不准高声说话,不准拍照。不准在这里吃东西。等等等等……反正意思就是给我找个角落规规矩矩等。

  这时候第三方已经没事了,给我这边施工方联系方式后人家就彻底撤了,我联系施工方说怎么的也的给弟兄们弄点吃的吧。施工方问我是不是带队负责人,我说不是。我只带几个和我一起过来的,我也不知道其他工友从哪里来,干什么工作,只是第三方公司说我们是一个工地零时让我有事就帮助大家一下。项目部接我们的告诉我们现在情况是他们过不来我们过不去,只能等上班开关,我们安顿好了再吃。

  还是一样的流程等到三点半,过关,坐车。安排酒店开始隔离。中铁出关酒店不知是没有其他酒店可以选择还是体谅我们工友们出国难,选的是五星级的景兰酒店隔离。

  按规矩是隔离七天后进工地,中铁扛着尚方宝剑。隔离第三天就乘着夜色偷偷把我们弄到了项目部工地宿舍。第二天一早带队带着我们奔赴施工现场。一路上跋山涉水,不得不说中铁把钱花的不是地方。我们在巴基斯坦中核,印尼中建,新加坡中冶等,地方施工路远都是车子送。在这里上山下坡走大约七十多分才能到工地。早七点上工,到了工地还得歇歇,十一点又下班。一上午三个小时活。

  先说特殊时期的防疫措施。整个宿舍区没有看到一只消毒液喷壶。不发口罩,也没有一个戴口罩的人。当地人,中国人,打疫苗的没打疫苗的搅和在一起,去了一打问就感觉害怕。我们申请了几次口罩也没有拿到。为了安全起见我申请了到当地大山深处的一个小镇。那边听说车站小,施工的人也少,空气环境相对干净。所以,安排好这边工友,做完交接。等待项目部皮卡又把我们拉倒下一个工地“那堆”站……

  
20230712171250front2_0_785179_FiHwnmN_KNmZ7sktjF3OmL0Hr7gq.jpg
20230712171250front2_0_785179_Fv30YiFYhXry-5IFXn03wD8VhLpL.jpg
20230712171251front2_0_785179_FrFK305vVrW2dlGOZvhvgGMxiGmn.jpg
发表于 2023-7-13 15:25:49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特殊时期的防疫措施,我与新哥零距离
发表于 2023-7-13 23:00:04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赶紧远离,好好防护,快快翻篇儿吧
发表于 2023-7-14 15:10:13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也更能融入发达国家的前沿的这么一个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8 09:41 , Processed in 0.03621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