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616|回复: 1

“老软”抗疫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6-24 16:44:34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巴巴多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凌晨六点多,老软被楼下的大喇叭吵醒。“做核酸了,居民们速速下来做核酸,今天不做的,健康码将成了黄色的。”“谝他妈个尻蛋子了,爷才不信了。”老软摸摸索索的揪起掉在地上的秋裤套线裤。一边往腿上套一边骂骂咧咧。个泡gcd,抬了二十来天了,哉甚时候是个头,他爷每天白菜帮子熬土豆。说是起点馒头哇,就民政局发的乃白面,沾牙了,估计也是生芽麦子,酸疙蛋还铁硬,咋吃了!

  老软是村里头为数不多的享受政府补助的人。五十多岁了,还光棍一人,平时没什么生活来源,全靠村中心十字路口修自行车生活。最近一俩年人们自行车骑的少了,电动车老软也摆弄不了,收入直线下降,全凭民政局和村里救济。

  去年正好赶上村里拆迁占地,老软原来住在大队水房,这水房拆了村里头安排给新盖小区门房让一间给老软。就这一项可是没少让村里人眼红。为甚眼红?

  咱先从大队领导说起,本村一把手姓朴叫朴一成,这朴书记一米六八的个头,说的好听还是行伍出身。因为在部队欺负驻队周边的一个二老板,被二老板家里头告到军区,直接退伍,党员差点摘了。家里送了不少好处,这才分回本村安排村委书记。

  朴书记穿个中山装,开个截留村里补贴款买的霸道车,成天游逛于村里各处女工多的工厂,美其名曰查看安全消防状况。其实老朴因为各项政府占地补贴款分摊的原因、没给村民留下什么好印象。但家里娘们好看私交和朴书记关系好的那些人家、那福利是相当优厚。村民们背后咬牙切齿的议论:还朴一城,祸害这一村就行了,出个嫖看叫人家打死的哇。所以起了个谐名(嫖一村)。就这绰号嫖书记还是通过老软得知,恨得老朴咬牙切齿。

  二把手叫尚爱莲,兼村里妇联主任。这尚村长,长的五大三粗,还一脸横肉,家里老头一米五的个头,柴火棍棍的事也主不了。平时朴书记不太爱管村民琐碎。大事小情一般尚村长说了算。比如谁家打个井,谁家生个娃。谁家租客办个居住证等等这些,如果不给尚村长意思意思。那绝对是公章不在。所以村民背后都叫她“丧爱钱”。尚村长还有一大爱好、那就是明面上哪家女人对着她和朴书记说话,那以后他家办啥事就没有个顺溜的。所以大家还叫她“酸爱钱,又酸又爱钱。”

  头一年朴书记上任的时候给村里修了几道水渠外加几个井房。还顺带收下了通风报信的老软,看老软可怜就让老软去看村子最南的井房,也顺带多盖了三间住人的房子。井房在最外边,老软在中间,最靠里的一间是朴书记私人办公室,前几年在这里朴书记和尚村长没少“研究”大事,有时候“研究”到凌晨。也就是这整日整夜的“研究工作”,让尚村长差点吓死,原因是老尚那些天茶饭不思,胃里还偶有干呕的感觉,去大医院吧怕碰到熟人万一不对没法隐藏实际情况。难受了好几天,纠结了好几天的老尚、最后还是许诺村卫生所的小大夫不少好处后做了个检查,原来是胃肠感冒,吓出老娘一头的脚汗。后来好处也不了了之。不知啥时候此事也成了村里茶余饭后的笑谈。

  再说老软自从搬到新小区门房,平时没啥事,就小区转悠,翻翻垃圾桶,捡点纸片啥的。小区刚开始有几个保安确实不赖,用居民们的话说,大门口还是乃酸不溜正的好后生,哉小区绝对靠谱的。谁知道刚过几个月,搬进去的人多了,物业反倒精减人员,好后生也没了。大门口换来俩个保安,一个瘦高个,罗锅腰,人们起名字叫:“瘦”的牢,谐音守的牢。一个短粗黑棒,成天没个笑脸,俩只眼睛还谁也不服谁,左眼睛站岗,右眼睛放哨,尤其封控期间,人们从大门栅栏递个菜也不行,所以大家伙都叫他:看的紧。有时候守的牢说快算了,看的紧还说不行,上头说了不能有一根树棍棍飞进来。

  正好赶上今年开春口罩原因一波封控,居委会人员不够,老软光荣上岗,干上了消毒员的工作。有乃好事的人戏老软:“老软,哉营生不赖哇。给钱了不。”“给个球,他爷是看居委会那个女女说了好几回了,大爷,大爷叫的。再说人家给了我一箱箱方便面了。反正也出不去,快。能帮就帮一帮哇。”哦,乃你是志愿者哇,。我咋介听说人家当志愿者给钱了。”“快你不要给爷鬼嚼你乃牙叉骨了,哪给钱了。一天就是日哄我了。”唉,看你球也卵不成。就这还给朴书记当情报员了。老朴么跟你说当志愿者有补助?”“么呀,哉狗的也不是个人了,他每次红火哇他爷可给他把门锁的紧了。”听完此话后老软拖拖拉拉干了俩天志愿者。加上全体解封,他也就下岗了。

  第二次封控就是半年后的现在了,这次比较严重,原因官方说这次病毒变异了,传播速度快。老软每天小区广场一坐,和跳广场舞的大娘胡天黑地的吹。求的个病毒,还变异,他爷怕也不怕。在回谁也拦不住他爷,球钱不给白使唤他爷俩天。大娘们乘机怂恿老软:就是,老软。你不用怕,现在小区出进还得走村里的路了,在村里头朴书记第一你老软还不是第二。哪个敢欺负你了,看人家你乃修车摊摊,快摆在路中间呀。老软一听这话。心中那个豪气油然而生。他整了整皱皱巴巴、朴书记他爹穿过的印有一机厂标牌的棉袄。昂起头大声附和着:本来就是,不相信你们看的,他爷想出就出。

  说归说,老软其实也是有心没胆。论关系他和朴书记啥也不是,人家用他的时候给点旧衣裳,临期食品甚的。回报是他守在院外给人家看一黑夜大门。再说“丧爱钱”还不喜欢他。尚村长每次见了老软都是眼睛长在脑门上。

  正好封控前老软领了一袋白面、五颗青麻叶菜、还有书记给的一袋子核桃大小灰中泛绿的土豆。加上八月十五给的一桶桶能吃见苦稍味的菜籽油。

  从封控开始老软就一直吃土豆煮白菜,偶尔做点死面烀饼子,来个一锅烩。吃就这样能坚持。反正平时老软也不买个肉啥的。个人卫生其实老软一年也洗不了几回澡,只有见朴书记他娘前、会坐在大洗盆里擦擦。头发长了也都是朴书记他娘给理个秃子。可最近一半年修自行车的也少了,收入不多,朴书记他娘看他的眼神也少了许多。弄得老软每次见朴书记娘都想把全身兜都翻过来,告诉她自己真没钱。好在搬到新小区门房和守的牢关系还行。有时候就“守的牢”给他理个秃子。

  这次封控大门口“看的紧”和“守的牢”都身穿防护服,每天站在栅栏外,好几次老软想聊几句也都是他隔着栅栏问人家,那俩全副武装,带口罩的嘴里说了什么,老软其实没听清,但老软又不想继续追问,所以只能含糊其辞的哦哦着。

  封闭了二十多天的老软神情焦躁,小区广场物业放个大喇叭成天喊不让聚集,爱胡吹打发时间的老软也没了即兴发挥的地方。有一次碰到朴书记他娘都没正眼看他,还说他头就像“凶犯”也不说自己借个推子理理。百无聊乱的老软这时候想起离村子二里地、给养鸡场看门那个跛脚老胖婆娘了。胖婆娘每次都嫌老软不如尚村长家“一米五”吃劲。但每次老软去家她都拿出养鸡场老板给的软蛋给老软炒上一盘。

  刚开始老软每天吃了睡,睡醒吃,还觉得这是个好政策,直到最近自己黑白颠倒,睡得腰疼,不想吃饭也更不想做饭,只想出去走走,封闭环境又出不去,老软在心里骂了二百八十遍艹它娘个gcd。

  老软自己思慕怎么出去呢,翻墙吧,栅栏都是那铁尖尖,他看快手里有人翻墙挂在那铁尖尖上了,再说自己手脚也不利索,万一挂上去,丢人现眼。从大门出吧,门口那俩货平时出进都左眼不服右眼的,现在特殊情况更不能让自己出。

  左思右想加上这些天老软围着小区转了三圈,地形基本勘察清楚,要想出去只有从来不开的东大门下面往过钻,那东大门平时是物业宣传的消防应急通道,门上一把自小区交工就没换过的锁,加上最近包的铁皮,算是彻底封死。只有大门下面是平时流浪狗的通道,看看尺寸老软觉得自己能过。

  一阵急促的警笛叫醒了新小区也叫醒了村里旧平房的居民们。大家群里都在议论:昨儿黑夜警车声音你们听见么,乃是咋了,是不咱们这里有了阳了,这回瞎了,彻底出不去了。这种声音让群里的抱怨声此起彼伏。物业和村委会不得不澄清:不是阳也不是密接,是小区昨天晚上偷跑出一个,让村里巡逻的逮住举报了。

  朴书记和尚村长也拿此事光荣的上了市里防疫防控明星榜,主抓防疫防控的副镇长、拍着胸脯承诺朴书记前些时候报上来的扩建项目,他们开会再研究研究。

  七天后朴书记亲自去看守所接了老软,路上沮丧的老软看朴书记没有埋怨反倒喜形于色,还说今年民政局下来补助先紧着老软挑,能的话多给他点。

  一路上的老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这到底是犯错误了还是没犯呢……



  

  

  

  

  
20230624164401front2_0_785179_FvVdY6y7C3EZ5f0njxzopywRZu62.jpg
20230624164400front2_0_785179_FidIA2yOT9qAB2owjHhYoFSnbYHy.jpg
20230624164401front2_0_785179_FmIGP0V5wkuX9bAv0mlF-T7khYU3.jpg
发表于 2023-6-30 10:51:17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老软是村里头为数不多的享受政府补助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4 09:32 , Processed in 0.03478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