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523|回复: 4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6-22 18:26:27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巴巴多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泥泞的沙石坡路坑坑洼洼,椰子鞋底部都是黄糊糊的胶泥,冀斯仁努力的甩了几次感觉效果不大。过关的路其实不远,能看得到泰国边检楼房顶的尖尖。俩只脚吧唧吧唧,行李箱的轮子嘁哩喀喳。当看到明黄黄的房顶和小格栅的窗户时,倔强的行李箱终于做了无声的抗争,它彻底不转了。冀斯仁蹲下身子尝试着转动轮子,随之颗颗钢珠滑落到了泥里:“日你娘,这咋弄”……

  冀斯仁出生在北方,可这次目的地是南方。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一直在寻找着能陪自己挎着猛蹬125周游列国的那个她,可惜这年头,即使是廉价的铁包肉,那头婚的异性都不好找,何况他这还是猛蹬的肉包铁。二手老娘们他看不上人家,人家更看不上他。

  大学毕业好几年了,同学们有门子的找门子,没门子的创造门子,好好坏坏的都有个进身的地方。唯独冀斯仁,从小福利院长大,没人管没人顾的,还穷的叮当响。自己心中安慰自己:老子就是不求人,看看这个世道不找门子能不能活下去,能不能成家立业。这真是要饭的留点热鼻血——人穷火气大。

  最近一次同学聚餐,上学时一起和他用洗脸盆煮方便面的舍友呼唤了不下十遍,冀斯仁愣是没去。其实他不是不想去,你就说去了说啥,他自己也清楚去了顶多给某些同学有了混的不好的借口。有他冀斯仁在,同学们永远有个比较。

  想想这几年发传单,干临时工,干力工。他冀斯仁啥活没干过,还记得有一次建材市场卸车,明明近视三百多度,平时带着眼镜的冀斯仁愣是怕工友嘲笑把眼镜放在了家里。妈妈的,啥时候这文化也成了累赘。

  去了干活没轻没重,下楼差点踩空。多亏了后面的大哥:“后生,你这是念完书的?”大哥伸出拽他的手嘴里也没闲着。“念了俩天”。不好意思正面回答的冀斯仁甚至都不敢说谢谢,他知道干活的人受人帮助很少口头表达,最多笑着点点回过的头。“按理说你这岁数不是念书出身的,那打工也有些年头了,不应该这么毛毛躁躁的呀”。大哥还是不死心,疑惑的问冀斯仁。冀斯仁回过头笑笑算是回答。

  租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冀斯仁有活干活、没活干他的猛蹬125。这几年断断续续的也蹬过周边一二百公里。有几个能叫得上名字的所谓骑友,但人家大多功成身退,白发苍苍,但精神烁奕。别人骑车是为了玩而玩,冀斯仁纯粹是穷而玩。

  这天大早,住在偏房跑车的大哥用他那五斤重的拳头“咚、咚”俩声惊醒了正在和梦姑缠绵的冀斯仁。“嗨,乃后生。有点营生了,你做个不?”……“问你话了,咋拉昨儿个喝多啦,不做声,你去不去?”一连贯的发问。大哥声音也像雷公。冀斯仁只觉得脑袋瓜嗡嗡作响。第一句没听清,结合第二句好像是问他干不干活。“去哇”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没别的原因,猛蹬125前后里外带都烂了,没法修的那种烂,换一套少说一二百。房租眼看立马到期,包租婆这俩天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还有流量费话费吃饭七七八八,没进几个光往出花了。假如有活哪怕背死人也得去。冀斯仁不止一次有这样的想法。

  跑车的大哥开的既不是依维柯大金杯,也不是农村的俩头忙。所以死人的活还真不是。趁着他穿衣服当间,大哥简单说了让冀斯仁干啥活。大哥是跑长途做货运,这次揽了一趟远路买卖,一个榴莲贩子找了好多信息部去口岸拉一趟榴莲,有可能出关,因为贵重水果倒车怕损失。可是临近年关,大家算算时间怕赶不回来,所以没人愿意去。后来运费一加再加,来回都算上终于找到了大哥。大哥也是因为家里有个长年卧床的老婆,握着五斤重的拳头,彪形大汉也被生活折磨成了小矮人。平时跟车的伙伴说啥这趟也不跟着去了,万般无奈的大哥想到了同院住着的冀斯仁。那后生看着斯斯文文的,应该挺负责。

  冀斯仁正还不知道怎么打发这个穷年。正好瞌睡给了个枕头,赶的巧不如遇的巧。上车前大哥一再嘱咐,这一路他什么都不用干,空车时看着油箱和篷布,回来时别丢一颗榴莲,一滴油。一路话不多,没有跑车经验的冀斯仁既不会讲荤段子。也插不上大哥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国道上偶尔打尖,下车吃饭洗澡,那大哥在老板娘腚上左拍一把右掐一下的。冀斯仁看着老板娘脸上的褶子比她衣服上的还多,心理一哆嗦,自动屏蔽。带着那些没啃完的骨头,逃回了车内,他没忘他的任务,那就是看着油箱和篷布。

  路上开了一个多星期,进入南方雨水多,弯多。多年驾驶经验的大哥只是叮嘱他坐好,俩眼瞳孔睁大,目不斜视。冀斯仁能感觉出来路比较险,不过越是险的路段越有看头,相比前一段迷迷瞪瞪的状态,现在的冀斯仁明显睡不着了。山高林密,郁郁葱葱。这景色也太好了。可惜不是来旅行,不然狠狠的来几张风景自拍,冀斯仁心里这样想。

  到了离边境一百多公里的小镇。开始做着各种出关的检查填各种表,大哥说他们跑车的最烦这种活儿,自己没上几天学,操作手机聊聊微信看看俩人动作电影还行,其他功能还真不擅长。冀斯仁嘴角上扬:“大哥这活儿交给我,锁屏密码多少?”“唉,那敢情好,你小子应该擅长这个,020101,我和你嫂子的结婚纪念日”。,02年元旦。大哥爽快的答应着。“哦,看来嫂子在大哥心中地位挺重。”冀斯仁接过大哥递过来的手机顺便问了一句。“废话,老子起早贪黑赚的钱都砸到她那个无底洞了,不在乎行吗。”“那路过吃饭那个老板娘……?”冀斯仁止住了问题。“你这小子有啥不好意思问的了。”“家里的叫老婆,那是要埋在一起的,路上那个只是为了解乏,干我们这行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说不定那天就挂了,路上打打牙祭也情有可原吗。”说着这话大哥脸上露出了嗨嗨的尴尬。

  一路没有停顿。各个安检表格几乎都是电子版,冀斯仁填写得飞快。所以大哥安心超车,偶尔需要大哥手写,也只需他签个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冀斯仁早已填好。高兴的大哥嘴里念叨着以后只要他愿意跟车随时都可以。这回顺利回去工资再加三分之一。听到三分之一冀斯仁也更加卖力的填写。要知道毕业后这是唯一一次在打工中肯定了他的学历。只用了不到俩天就到达国门排队。大哥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快速度,有比他们早到三四天的车还在后面排队,就是因为表格填写。

  接下来安检出关都很顺利,货主早已在对方口岸边等候,去榴莲库的路不好走,货主是皮卡,前面带路。一千公里走了有十几天。白天路上也不敢停车,晚上货主和冀斯仁轮流看着油箱篷布。吃方便面的间隙冀丝仁了解到货主其实也是地主,他说他是福建人,在泰国承包了二百多亩榴莲地,兄弟俩,他负责泰国这边种和收,兄弟负责国内批发销售。

  到了库房,榴莲早已打包装箱,放入冷库,货主安排大哥和冀丝仁下车好好休息俩到三天,好吃好喝,车就不用管了,到了他的地盘安保绝对没问题,货主还亮了亮他的手盒子。地道的中国菜,中国酒。俩人酒足饭饱,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大亮。看着隔壁床上还在打鼾的大哥,冀斯仁没有打扰,他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开门走出了住所。住所和库房墙里墙外。看着车上忙碌的装车工人,冀斯仁看到了一个个年轻的女性面孔。他走到车旁,货主正好也在,通过简单的了解,冀斯仁才知道当地干活的大多是女人或者女孩,因为当地风气男人干活的不多,大多是女人出去打工。这次装车的工人当中最大的29岁最小的才16岁。

  围着货车转圈的冀斯仁。注意到了一个包着橙黄色头巾的女孩,她正在和货主用汉语交流,虽然生硬但能听得清意思。冀斯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了货主姑娘的信息,货主说她汉姓崔,音译名叫琳达,今年18岁,还没有男朋友,在当地18岁算老姑娘了,他们这里15岁16岁就结婚生子了。琳达爷爷是当年的远征军,后来留在了当地娶妻生子,所以他们都会简单的汉语。她在车下面和另一个女孩负责推着架子车来回倒运。

  吃午饭的间隙货主逗琳达:“琳达不是一直想嫁一个中国小伙子吗,你看这次来拉货这个怎么样?人家有文化,还帅气。”红着脸的琳达偷瞄了一下惊愕的冀斯仁。冀斯仁一下子停顿了,他没想到货主这么直截了当,在之前他也只是问了问这个女孩的情况。货主就大概猜到了他没女朋友。“我说小伙子,你也别不好意思,这里的姑娘就这么纯真,你有想法直接问就行,有好感我给你们牵线搭桥。”货主在不遗余力的牵线。冀斯仁其实早已看清了姑娘的外貌。长的白白净净。身高大约一米五的样子,身材匀称。琳达也早已看清了冀斯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白净的面庞瘦长的脸颊,四肢健硕,身高一米七左右。自己钟意人家。就是不知道人家钟意不钟意自己。货主想促成这段跨过姻缘,所以下午故意安排琳达和冀斯仁一起倒运。

  一下午俩人也相互做了了解,冀斯仁真是有些喜欢这个姑娘了,姑娘说了,她家有父母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她们家在当地算穷的,同村的人都看不起他们家。所以她早早的辍学打工就是为了补贴家用。因为她干活踏实,也会说中国话,更多的中国人喜欢用她也会照顾她一些轻便的活。琳达说其实娶她没有太大的要求,给她家盖一栋房子就好。因为当地房子建设成本比较低,大约也就是人民币俩三万的样子。在他们这里一天的工资也就只有人民币三四十,就这也不是天天有活。

  冀斯仁心想难道这就是我的桃花运,妈妈的这真是有缘万里来相会。本来以外自己是天选的光棍,没想到我的缘分在这里。国内娶个媳妇七七八八加在一起没有个百八十万拿不下,自己想都不敢想。这里至多三五万。刷刷信用卡还是可以办得到。想想心中就窃喜,就差跳起来了。

  榴莲第二天就装好了,因为要赶在年前上市。需要大哥和冀斯仁马不停蹄的赶回去。琳达也加了微信,说好回去卸完货冀斯仁就返回泰国去见琳达的家人。一路上亢奋的冀斯仁心比人早已到达货场。

  回家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多付了半年房租。告诉包租婆他要去寻爱,年前就不回来了,记得给他贴对联,最好是那种姻缘的对联。包租婆嘟囔着嘴:“就你这样还寻爱,大约寻的是猪八戒家的姑娘吧”。刷空了三张信用卡。正好四万,出发之前和货主聊好了,冀斯仁带现金去货主负责给他接过去然后换汇,帮他结亲,可以的话他就在榴莲基地打工一段时间,争取和琳达有个结果。

  拖着行李箱,带着愉悦的心,冀斯仁冲向了机场,他要去寻爱……
20230622182625front2_0_785179_FkRigHa4fK-aeJwtWoYOdKV_CGrs.jpg
20230622182625front2_0_785179_FllKfSmFLdUG1ROPTyubkCJSu3ck.jpg
20230622182626front2_0_785179_Fm-v-KkrBmoRSFiN2jUfXcJ5Jcz3.jpg
20230622182625front2_0_785179_FouO-dQiKZU9eHJlzrQFTif9vu_b.jpg
20230622182625front2_0_785179_FufQOz7rV9grC4ZWWpS745cO_5Hr.jpg
发表于 2023-6-26 05:19:21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泥泞的沙石坡路坑坑洼洼
发表于 2023-6-25 05:28:57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二手老娘们他看不上人家,人家更看不上他。
发表于 2023-6-27 02:51:11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跑车的大哥开的既不是依维柯大金杯。
发表于 2023-6-29 14:55:44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去了干活没轻没重,下楼差点踩空。多亏了后面的大哥:“后生,你这是念完书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4 10:03 , Processed in 0.04176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