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上包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824|回复: 1

吴久冰 | 《二月二过后怎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2-22 08: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二月二过后怎样》

文、图/吴久冰
      一
     昨天,是癸卯年的农历二月初二,传说中,这一天是青龙抬头的日子。青龙主管天地间下雨的大事,农耕社会,雨水与人们生存的关系太密切了,如此,人们祈盼青龙抬头、祝福青龙抬头,将农历二月二当作一个重要的节日来庆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青龙并非纯属虚拟,它实际对应着黄道二十八宿中的一组共七颗亮星,龙抬头是指夜晚时,这条青龙渐渐出现在东方夜空,位于龙角上的角宿最先探出头来,这便是龙抬头,天文爱好者均知道,角宿就是室女座中那颗最亮的的星___角宿一。
     一大早,手机里便频频传来二月二的祝福声,有文字的,也有图像的,一条条青龙、金龙跃入眼帘,我就沉浸在了二月二节日的快乐中,心里也充满了对今年风调雨顺的祈盼。
     二
     二月二毕竟是一个节日,节日的要义在仪式感,一大早开始,鞭炮声便陆续地响了起来,这算作青龙在夜晚正式出场前的序曲吧。
     节日终究不能当日子过,早餐后,我如许多普通人一样,开始了自己的日常生活。随着朝阳冉冉升起,工人们开始了他们的车钳铆电焊,农民们开始了他们的耕耘播种,军人们开始了他们的舞枪弄棒,我开始了一个退休老人的无聊消遣。
     这些日子,我又在闲翻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5年11月北京第1版),今日里正看到第一卷165页《娜拉走后怎样》这一篇。阅后掩卷,心中的死水竟有了些许不惊的微澜。
     鲁迅的这篇文章,实际是源自一次演讲,时在1923年12月26日,想一想,已是今年的一百年前。一百年后的今天,我再次读到《娜拉走后怎样》,仍不免一次次心惊、一头头冒汗,今日里,娜拉走后的出路在哪里,似乎仍然没有答案,而且更加迷茫了。
      正如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读者对娜拉走后怎样也会有一千个答案。鲁迅的答案:娜拉走后,不是回来,就是堕落。理由如鲁迅所云,娜拉不愿做家庭的傀儡,于是出走,出走象征着获得了自由。娜拉之所以出走,是她在家中没有独立的人格和经济上的自由。可是出走以后呢,仍然看不到她获得经济自由的丁点希望,只不过,未出走前,她是一个家庭的傀儡,出走后,她是她所处那个社会大环境的傀儡。如此,鲁迅才发出了娜拉走后怎样的疑问,更准确地说是质疑。
      倘若娜拉活在今天,她出走后能否获得独立的人格和经济上的自由?不好说。人格独立需要宽松的政治环境,经济自由需要完全的市场经济。今天中国的改革,用官方的话说,进入了深水区,用白话说,就是还有许多待解决的问题,有的还是大问题。
      鲁迅在这里还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惊醒他。……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就是梦;但不要将来的梦,只要目前的梦。
       今天的现状大概是许多人依然在梦里,而且是深睡眠,个别人倒是醒了,但是,出路似乎更渺茫了。
      鲁迅还说,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噫吁嚱,鲁迅这句话是专门为一百年后的中国写的吗?今日里,多少人不仅为钱卖掉了自由,甚至许多人还卖掉了灵魂。
      鲁迅又说,要求经济权固然是很平凡的事,然而比要求高尚的参政权以及博大的女子解放之类更烦难。天下事尽有小作为比大作为更烦难。
      世间有一种无赖精神,那要义就是韧性。鲁迅鼓励人们争取独立人格、经济自由也要发扬这种“无赖”精神。
      鲁迅的演讲还鲜活着,可惜鲁迅已死且无后继者。
      三
      重温鲁迅先生的演讲,让我想起了近日读的另一本书《通往奴役之路》(弗雷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该书也强调,没有经济上的自由,就绝不会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上、政治上的自由,自由的唯一来源就是区别于计划经济的完全的市场经济,无论以何种理由,由政府来掌控和支配大量社会资源就是专制。专制统治的核心就是国家权力可以任意剥夺一个社会成员的经济自由权。哈耶克曾在该书的一章前还引用了托洛茨基的一段感叹:在一个政府是唯一的雇主的国家里,反抗就等于慢慢地饿死。“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旧的原则,已由“不服从者不得食”这个新的原则所代替。
      四
      由娜拉出走,我竟无厘头地想到了二月二这个节日,由娜拉出走怎样,我不由地想到了二月二过后怎样这个问题。二月二过后,我们不可能总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中,世界、中国、每个人都需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何谓“正常”生活?依我浅见,国际社会的正常运转,最要紧的是要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可现实是,二月二前和二月后,俄乌战争仍在继续,叙利亚内乱还没有一丝停止的苗头,朝韩之间阴云密布,台湾与大陆之间剑拔弩张,中美关系已降至冰点,等等,二月二过后,这世界看不到一点风调雨顺的迹象。
      就一个国家,正常生活的基本标志应该是国泰民安。泰,太平也,国泰不过就是政府对人民好,人民对政府信任。现状如何?因为自己既不了解国家政府的深谋远虑,更代表不了十四亿人的切身感受。民安,大概就是每个人精神上自由,心理上阳光,物质上富裕,具体地说,儿少时受到良好的教育,青年、中年时能充分地就业、有稳定的经济收入,老年后有稳定充裕的社会保障;每个活着的人能得到所需的医疗保障。不知别的民安不安,我是由于自己不上进,所以不安。一个国家的大政方针且不论好坏,就其内容来讲基本上是连续、稳定的,中国也不例外,国家的基本制度决定了一个国家是       否国泰民安,二月二前怎样,二月二后一定还是那样。
     至于每个单个的人分别过上正常生活与否,其最低标准应该是享有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承担宪法要求的公民责任和义务。之外,则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自己因个体身心健康原因,也就放弃了权利并逃避了责任和义务,所以,自己也就甘愿过上了不正常的生活。二月二过后,依然如此。
     套用鲁迅所问娜拉走后怎样,我也设问,二月二过后怎样?我的答案:还是那样。
2023.2.22

发表于 2023-2-24 04:18:45 爱上包头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内蒙古包头
搭建桥梁纽带 服务“两个健康”  助力全市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爱上包头 ( 蒙ICP备09000539号-13 ) 蒙公网安备 15029002000329号

GMT+8, 2024-7-14 10:36 , Processed in 0.05104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