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吴久冰 |《学做饭》

51
回复
6793
查看
    [ 复制链接 ]
2021-12-28 11:48:3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png

上图 当年做饭所用煤油炉子(样板)

2.png

上图 我家厨房现状     

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故我吃饭向来简单。我老家土默川,这里的男人普遍不做饭,我也就习以为常。再加自己从七岁至十七岁,一路念书___小学、中学,一天三顿饭全是由母亲操持,我也没机会学做饭。后来,上大学,开始吃食堂。1983年大学毕业后,那时还兴分配工作,我分配在了一家国营企业,企业有单身宿舍,有大食堂,继续吃食堂。1988年初结婚后,在岳父母家蹭饭近两年,直到1989年5月份女儿出生,这才想起开火做饭,第一,当然要为孩子煮奶,第二,要侍候月子。于是,就在202厂的4栋楼的大通廊里放了一个煤油炉子,开始学做饭。



因为孩子从小喝牛奶,我的学做饭应该是从煮牛奶开始。煮牛奶看似简单,其实也有操作要领,核心是主人要陪煮。牛奶入锅后,先要盖着锅盖煮,这样开的快,既省时间,也省能源,但在牛奶煮开的瞬间,必须揭开锅盖,否则就会噗出来。揭开锅盖还须再煮二、三分钟,这样牛奶的上面才会有一层奶皮。

当时的二0二厂工人村,人们家里早餐时普遍有喝牛奶的习惯,因为厂下面有个奶牛场,一是可以解决部分就业问题,二是为职工、家属提供方便的奶源,那时,工人村的街头随处可见卖牛奶的流动售货点。这也是当时企业办社会的一个缩影。我女儿现在也习惯喝牛奶,应该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连我这个喝稀粥长大的人,因陪着女儿喝牛奶,后来,也能喝得惯牛奶。当然,现在喝牛奶,多已是加工后的袋(盒)装成品奶,可冷饮或热饮,最大品牌应该是“伊利”和“蒙牛”,总部均在呼和浩特,故呼和浩特有乳都之称。

当然,后来石家庄牛奶产品出了三聚腈胺事件,由此,坏了国产牛奶及奶制品的名声,特别是婴幼儿所用奶粉,经济条件稍微允许的家庭,均选择用进口奶粉,这与爱国与否无关,仅与食品安全有关。三聚腈胺造就的一批大头宝宝,靠他(她)们能实现中国梦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个国家的食品安全与否,不仅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当下,也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未来。当年因鸦片,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我不知今日里的三聚腈胺+精神缺钙会培养出怎样的接班人。

现在,我已基本不喝牛奶,倒不是害怕三聚腈胺,而是总有疑心。如《狂人日记》里的狂人,夜半时总是有幻听,今天晚上很好的月亮,赵家的狗又叫了起来……



因4栋楼没有厨房,走廊做饭,灶具、炊具简单,也只能学做简单的几样饭菜,如搁锅面___其实就是菜汤里煮面,清炒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烧茄子,拔丝土豆,偶尔也烩菜、炖肉、炖鱼。记得那年,住在昆区的三舅与住在察素齐的姐姐相约来看我们并出生不久的女儿,我给客人做的主菜就是烧茄子,三舅、姐姐都是做菜高手,看着笨拙的我在为这顿饭忙前忙后,所以,饭熟后,他们不忍打击我的积极性,先抽象地夸奖我的手艺,不错,不错,然后又婉转地指出具体问题,茄子炸得不够透,烧制过程中锅里汤太多了,等等。但他们为了鼓励我,故意夸张地说,今天这顿饭吃得好香啊。

当然,后来,家里的厨房、灶具在不断升档完善,我也偶尔学学做饭,但是对做饭的过程与做饭的结果均已记忆模糊。唯有对4栋楼时的学做饭以及用过的煤油炉子、电阻丝炉子记忆深刻。

就如老一辈革命家在革命成功后,回忆录里总爱提到艰苦创业时的井冈山、遵义、延安等革命圣地。我一生一事无成,别说革命成功,连杀鸡都手抖,但上了年纪后爱忆旧是人之本性,既然没有了未来,只能回忆从前。想来想去,唯有4栋楼还有清晰画面,那里,诞生了我们的女儿,如果说,我与妻子一生有什么丰功伟绩、胜利成果,唯一能写入家史歌颂的,就是我们养育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女儿。可穿插的花絮就是,4栋楼是我学做饭的起点。

所以,于我的一生,尤其是于我的学做饭生涯,4栋楼就是我的井冈山、我的遵义、我的延安,可惜,我的“革命”,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我始终到达不了我的“首都”北京。我如踏上了一条下坡路,一路下滑,现在还在下滑着,我深知,我的“革命”不会成功。我的“革命”尚未成功,所以,我这个老同志还需努力。由此,我的学做饭还得继续下去。



中国现代史上的所谓国内革命战争有三次。而我学做饭的革命生涯,迄今为止仅有两次,一次是4栋楼的侍候月子,一次便是2020年初起始的世纪佳苑居家抗疫。

2019年10月,妻子启程去异国他乡探望女儿,原打算最多走两个月。哪曾想,当年底、转年初,冠状病毒迅速蔓延全球,国际航班几乎全部叫停,妻子滞留他乡不得而归。我家平时家务、包括做饭,几乎全部由妻子操持。可现在,因疫情,“革命”形势突变,特别是2020年初,要求所有居民居家隔离,我不得不开始自己学做饭的第二次革命。当

天天清水煮面,我从小被培养的革命意志当然能抗得住,可惜,我胃里的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余孽还未消灭彻底,胃便抗议,喉咙与胃狼狈为奸,对清水面不肯下咽。几个回合下来,我的革命意志彻底衰退,为了安抚好胃这个“革命群众”,我不得不变着花样糊弄它。好在有了大数据,我从“百度”上搜索了不少菜谱。当然,我看菜谱,绝不是从自己的主观意志出发,而是全心全意为胃服务。

胃爱吃莜面,莜面在超市里有现成的,但蘸料须自己做,而且,胃还要求热汤、凉汤兼备。热汤不外两样,猪肉哨子汤、羊肉哨子汤,几经实践,香不香,关键在前面的炒肉及调味品配制上,至于再加土豆丁、再加豆腐丁、再配绿菜,已是辅助。以我那段时间的实践,凉汤提味、增香的核心,是选好的素油烧红后炝制葱花,其余调味品酌量。做烩菜,重点也在前期的炒肉上,放什么菜、放几样菜,全在自己的口味选择。

我还学做了焖面,学做了胡辣汤,总之,那段时间,我是紧紧围绕胃这个中心始终不动摇。

印象深刻的,一是学做披萨。自己发面,饼倒是烙熟了,但没有虚腾的口感,后来才知,超市里专卖做披萨用的现成发面饼。第一次做,我以为普通奶烙即可,哪曾想,那样做出的披萨倒更像馅饼。于是,我知道了专做披萨的奶烙___马苏里拉(MozzareⅠⅠa)芝士。第一次做成功后,我在家庭微信群里显摆,经常吃披萨的外甥女说,看配料、成色还可以,就是卖相不咋地。吃着自己做的披萨真香,我甚至连着三天,顿顿披萨,第四天,思想落后的胃终于不干了,我不得不对食谱做进一步的改革开放。



这段学做饭,厨艺不一定有多少提高,但对我的思想却有了一些触动。

做什么、吃什么,不是脑子说了算,而是胃说了算。尽管头脑有决策权,但决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否则,胃空了,身体必垮,身体垮了,脑子终究也得完蛋。

做饭是一项具体的“革命”工作,其内容、形式、流程必须要接受实践的检验,特别是做饭的结果,更要交给实践去检验。实践是检验做饭的唯一标准。

食材、工艺完全可以中外交流、搭配、兼用,中国食材,完全可以做出标准西餐;进口食材,完全可以做出中国特色的烩菜来。原则是物美价廉、营养丰富、利于身体健康。吃什么菜,如何做,这与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没有丝毫关联。无论西餐、中餐,与人的健康的关系,其价值、理念是普世的,凡天下人皆适用。

学学做饭,挺好的。能做一手好饭的人真了不起。

2021.12.28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任劳任怨,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
我的学做饭还得继续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