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包头史话!老包头的兵燹匪患...>>

35
回复
2963
查看
    [ 复制链接 ]
2021-11-22 09:11:1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包头史话.png

包头地处边疆,民国以来,由于阀的混战,政权更迭,兵燹匪患更加严重。先说土匪:绥远土匪多如牛毛,形象的说明匪患之严重。根据《土默特右旗志》记载,37年间,土匪匪首名单,粗略统计即达305人。夥匪大股达三千多人,小者也有三十、五十人。绥远土匪的源头,应先从卢占魁说起。

大土匪卢占魁

卢占魁,丰镇隆盛庄人,辛亥革命时期,曾参加过光复丰镇的张占魁(小状元)部队,1915年,他带领他的蒙汉把兄弟十多人,抢劫了隆盛庄镇乡兵的二十多支大、小枪支和弹药、马匹,拉起队伍,自名为独立队。意思是不归任何军队管辖。同年秋天,他到了武川西区的同兴公,招兵买马。不多久,人马发展到一千多人,占据了达茂旗合教堂(在今固阳去白云鄂博路上)固阳县广义魁、乌兰脑包镇、大佘太等大小村镇。

陕北哥老会大龙头高石秀派他的小头目杨万祯(即小五杨)、郗效周参加了卢占魁队伍,在队伍内组织哥老会,设立香堂,成立码头。入会者就免遭抢劫,不入会者,被称为"白头牛",便遭到百般欺压。这是卢占魁队伍所以能迅速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1915年冬,卢占魁队伍把绥远陆军混成旅郑金声团包围在包头镇内,直到北洋政府派冯占元的第四支队前来支援,才解围撤走。第四支队在固阳公益民被卢军战败。包头又开始戒严,直到1916年2月初,整整关了五十多天城门。包头、归绥间商旅断绝。

1916年初卢占魁把队伍拉到前山来,挑选了五、六百名精锐,亲自率领去攻打萨拉齐县城。为了牵制包头镇驻军的支援,派了另一股骑兵做佯攻的姿态。萨县城内驻军兵力单薄,见城内放火,城外围攻,1917年1月6日弃城逃跑。卢占魁进城后,首先搞毁县衙门,释放囚犯,火烧当铺,开仓放粮,还杀了几个民愤大的官吏。这一着,很受当地群众赞扬。

卢占魁原拟回兵西进,攻打包头镇。第四支队赶赴援助,卢临时改变计划,带队伍东下托克托县,于1月15日攻陷托克托县城,1月28日占领了东胜县城。

绥远都统潘矩楹,由於连失三城,后来下了台。

萨、托、东三城失陷以后,整个绥西除了几座孤城外,完全被卢占魁的军队控制。多伦镇守使肖汉杰被任命为剿匪会办,他带着八百多骑兵赶到绥远,展开穷追痛击,才把卢占魁的主力赶过黄河,又追到陕北、陇东一带。

肖汉杰的队伍刚走不久,卢占魁又率领主力于秋天回到武川同兴公。这时,队伍更加壮大了,约有人马一万上下。当时归绥空虚,卢占魁遂决定进攻归绥,队伍东移。

段祺瑞的北洋政府任命蒋雁行为绥远都统,并率蔡成勋第一师的褚恩荣旅一道前来。十月初立即赴绥西督战。卢占魁的各个大小"独立队",因系乌合之众,不能协同作战,在大青山各个沟口向南出击时,只有崔永胜(豁牙老五)的人马从察素齐附近下山。崔永胜被击毙。进攻归绥的计划便告吹了。还有一支队伍,进攻达尔罕旗王府和乌兰花也没有成功。卢占魁收缩兵力於固阳县境,蒋雁行指挥军队越大青山向西挺进,陷入了卢的包围圈。褚恩荣的一个营,在毛忽洞全被解决。蒋雁行撤回归绥,褚恩荣退防包头,绥远的局面又恢复到一年以前的形势。

从当时国内的形势出发,蒋雁行以一光杆都统,很难指挥绥远的各杂牌军队作战,被迫对卢占魁采取了收编的办法。

此时,天主教合教堂的南怀义神甫(比利时人),后套大地主王同春等出来斡旋和平。卢占魁经过一年多的战斗,也很需要休整,所以南怀义和王同春前来谈和,便被接受了。由武川西区大地主刘万(后迁固阳)担保,让广义魁孙板达子陪着卢占魁的代表锦福到包头和蒋的代表谈判。春节过后,又到归绥,经过十几天的协商,决定把卢占魁的军队收编为绥远游击骑兵旅。拨给二十万元做为招抚和裁迁费用。

点编卢占魁部队的蒋雁行等人,于阴历二月初二,带着二十万元的"交通银行"现钞,一万多张印好的"免死证",和从北京做的蓝色毛呢陆军少将制服,离开归绥,就进入卢占魁控制的地区。当时附属于卢占魁的队伍很多,自称"统领"的就有四五十个。蒋雁行只是把卢占魁收编为旅长,任张耀(喜神老四)和武得功(格尔济老五)为团长,称左右都统。全旅共编制为一千五百多人。

卢占魁的就职典礼,于阴历二月中旬在合教堂隆重举行。由士兵给筑起一座五尺高的土台,上边搭着红蓝布彩棚,两边插着五色国旗。红蓝布和国旗都是从包头的"大行"(商会)借来的。褚恩荣还给派来了一队号兵。卢占魁脱下黑大绒皮袄皮裤,把辫子压在制服里边,戴起插有"扫天翎"的将官军帽,挂着指挥刀,穿着马靴登上"将台"。军乐奏起,台下站着两千多人队伍,蒋雁行代表北洋政府监誓,并讲了话。

卢占魁就职以后,率部驻到乌兰脑包镇的一个大营盘里。营盘能容纳一个旅之众,已由王同春派人给修茸粉刷得一新。

北洋政府发给蒋雁行招抚编迁卢占魁部队的二十万块钱,只用去了一半。绥远游击骑兵旅的编制只有一千五百多人,其余七八千人都在裁撤之列。但是这些人并没有解散,因为卢占魁的人从陕北陇东转了一圈,打开了不少殷实的商镇堡寨,每个兵都是满载而归。有的甚至用一两匹马驮着元宝、烟土和值钱的衣裳,三年五载不发饷也够花销。

1917年秋,卢占魁被命名为护国军骑兵第六路总司令,奉命率部向陕西移动。但是受哥老会暗中煽动,军心离散,纪律松弛。团长赵有禄率领四百多人叛变,被陕北土皇帝八十六师师长井岳秀收编,窜入伊盟当土匪。卢占魁无法控制部队,逃到奉天,投靠大军阀张作霖。绥远骑兵游击旅至此彻底消灭了。

卢占魁被张作霖任命为东北骑兵第五旅旅长。他不断收买旧部,招兵买马。1923年秋,他曾率全旅人马窜到合教堂,把当年寄放在南怀义手里的金银财宝大烟等全部取走,又收罗了旧部二百多人而去。绥远都统马福祥为了讨好卢占魁,命令固阳、武川、陶林、集宁、丰镇各县,供给人吃喂马的军需粮草。两人还互相赠送礼物。卢占魁返回承德后,热河都统阚朝熙将他逮捕枪决。

王英

王英是绥远后套大地主王同春(外号瞎进财)的三儿子,从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吃喝嫖抽五毒俱全。

绥远都统马福祥因和王同春是把兄弟,委王英为五原县保卫团团长,可王英本性难移,更加胡作非为,马福祥免王英团总职,委以绥远都统参议闲职。

1923年7月,王英与哥老会老龙头杨万祯(小五杨),纠合土匪六百余人,突然包围包头,激战两昼夜,马福祥被迫将王英队伍改编为绥远骑兵第二营。后在北京,因军纪太坏,被缴械遣散。

1925年初,冯玉祥被北洋军阀排挤,任西北边防督办,率部来包头。土匪和哥老会大肆抢窃军队的枪支。于是冯玉祥命包头镇守使石友三剿匪,石捕杀了杨万祯,并杀掉大批匪首和哥老会大小龙头。但对根深蒂固的王英,却采用怀柔政策,委任为五原、临河保安团长。王将他的土匪和地方保卫团队800多人,改编为四个连队,并当上了绥西哥老会的老龙头。

1926年9月17日,冯玉祥五原誓师后进驻包头。后来西行时,先锋部队却被乌拉山的土匪全部歼灭。出于无奈,冯玉祥亲自到五原参加哥老会的拜山仪式,并委任王英为"包宁护路司令",还把绥西哥老会改称为"绥远省革命协会"。

王英随即将绥西哥老会组编成一支二千人的军队,计五旅十团,司令部驻包头;"革命协会"交给其二姐王友琴(人称二老财,住包头)管理。

王英又与张作霖拉上关系,奉引的命令向河曲、偏关进军,攻打阎锡山。他选拔精兵1500人,途经二十四顷地和准格尔旗,向教堂和准旗的台吉那森达赖开火,打了两天三夜,将那森部打败,得张作霖奖劢五千元。在进军河曲途中,他向晋军投降,阎锡山委王英为骑兵第四师师长,发薪饷一万元,令王英速返绥远,攻打北洋军阀绥远都统汲金纯。

汲金纯知道消息后,宣布大元帅电令,立即剿除王英。王英吓得连夜向包头逃跑。汲金纯深知绥远难保,也逃之夭夭。

王英到包头后,便公开亮出了山西骑兵第四师的旗帜,带着两个旅到归绥大肆抢夺虏掠,准备与满泰争夺绥远都统职。后得阎锡山急电称:"已派商震为绥远都统",王英回包头驻防,听侯命令。

商震到绥远后,将王英部整编为一个旅,四个团,集中在包头东营盘整训。王已觉察到是要他们缴枪,只好暗中指使属下杨守臣带队去河西继续为匪,其余全部缴械,王英赴太原任骑兵副司令的闲职。

1930年,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大战。这时的杨守程、陈秉义等股匪在包头黄河以南已有很大势力,他们与王英连系密切。

同年6月,王英又派人与蒋介石联系,声称愿率部反正。蒋介石立即复电:对"王英反正,极表欢迎。"委王为中央骑兵第三师师长。王英于是又收集旧部,委任杨猴小为第一旅旅长。

1931傅作义任绥远省主席,王英即到察北一带活动。派人告诉二姐,通知杨猴小、袁占 带队东进。杨猴小、袁占馨两部占领武川,大肆抢掠,晋军赵承绥部带队阻止不果。

王英带领的察北匪徒,在集宁与杨猴小、袁占鳖会合,又取道陶林、武川到萨县大岱村,和杨子立、康有良会合,先后抢占了安北、陕坝和临河,统治后套达一年零三个月之久。他们遍设税卡,敲诈勒索,掠夺无厌。

"九一八"事变后,王英表面通电抗日,实际仍盘据后套,按兵不动。傅作义令王英到归绥面商事宜,王英抗拒不去。阎锡山令傅作义全力剿除,于是王靖国步兵,赵承绶骑兵分别向五原出动。王英部全部离开临河东窜。张学良把王英软禁在北京。1933年5月26日,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抗日同盟军,王英和冯拉起五原拜山的旧交情,冯任命他为察北游击司令。

抗日同盟军失败后,王英就利用职务之便,往来太原、张家口,秘密制造料面,成了暴发户。并在天津和日本特务拉上关系。日本天津司令梅津委任王英为"大汉义军司令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

日本投降后,王英又追随国民党反动派参加内战。1950年,在镇压反革命时,王英姐组王友琴和他本人都被镇压,结束了他们姐弟二人可耻的一生。



来源:家乡的记忆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绥远土匪的源头,应先从卢占魁说起。
在爱上包头总能学到新知识。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坚持打卡,看看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