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泛黄的史料,揭开山西乔家大院在包头发家致富的财富密码...>>

26
回复
5287
查看
    [ 复制链接 ]
2021-7-19 09:19:4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打打2.jpg

山西省祁县有个乔姓大户,是前清及民国期间山西省封建性的商业资本中很有代表性的一家。在其极盛的时候,国内各通都大邑、特别是北方各大中城镇,几乎到处都有他家开设的商号。由于他家发迹于包头的"复盛公"商号,后来陆续开设的字号也都冠以"复"字,所以人们便把山西祁县乔姓的商号店铺,统称之为"复字号"。


"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这是过去包头人常说的一句老话,说的是复盛公创业的年代比包头的城池还要早得多。

清代乾隆初年,右卫将军改为绥远将军,所领八旗官兵由右玉移居到了绥远城。为了支应驻防军队的粮秣,把土默特旗的广大牧场大量开垦耕种,农业逐渐发展,内地到口外来种地和经商的人也日益增多了。包头东河区的西脑包,那时候既是东西交通要道,又是蒙汉交易的一个聚集点,落户定居的各业人口便与日增加。

山西省祁县乔家堡一乔姓者,同徐沟县大常镇的一秦姓者,自幼就很要好,结为异姓兄弟。约在乾隆元年左右,相偕来到萨拉齐厅老官营村,在合成当铺当了十来年店佣,稍有积蓄,便转移到包头西脑包。始而开设草料,并经营豆腐、豆芽、烧饼、切面以及零星杂货,后又进一步兼营首饰楼(做银活),其时并没有正式字号。只是由于他们俩人同心协力,省吃俭用,待人接物态度好,因之买卖颇为发达。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买卖哪能一帆风顺,诸事遂心的呢?

乔、秦二人中途遇阻,一度亏损得几乎要垮,乔回到老家种地,留下秦在包头看守铺底,维持营业。乾隆二十年是个丰收年,粮价低落,黄豆价格尤疲。老秦趁机购存了大量黄豆,以为磨豆腐、生豆芽作准备。不想第二年,黄豆竟成了缺货,价钱节节高涨。老秦把购存的黄豆抛出大半,获利颇丰,不仅买卖已有转机,且可有进一步之作为。老秦亲自回祁县接老乔到包头,正式开设了"广盛公"字号。

这时的西脑包,已经不再是包头惟一的商贾辐辏之区了。商业中心逐渐转移到今东河区转龙藏以西至东门里一带,乔、秦二人度测形势,遂迁移到东前街(今解放路)川行店处,开设广盛公店,兼营经纪、客栈、货栈。

由于经营努力,获利甚厚,数年间竟在东门大街路北购得地皮数亩,新修起一处房舍众多的大房院。他们便结束了原广盛公店,新开了广盛公号,聘顾经理人员主持。新号经营范围,上至绸缎布匹,下至蔬菜杂货,应有尽有;主要业务则是油、酒、米、面,兼及粮盘、钱盘等投机买卖。有时还贩买马匹到河南一带出售。这时的乔、秦二人,便成了坐享其成的小财东,回到故乡去了。

广盛公的生意本来是兴隆的,奈因吃惯了投机倒把的甜头,有时反尝了苦头。某年因大做"买树稍"的投机买卖①,时运不巧,亏欠甚多,几乎倒闭。幸赖当时地方上有好多的"相与" ②及同业热情支持,议定准将其所欠债务缓期三年归还,使其有个喘息复苏的机会。到了三年头上,一经结账,不惟还清了全部债务,而且赚钱甚多,东伙批红不少。东伙在欢庆之余,认定这是复兴基业的起点,一致主张改组字号为"复盛公",其时在嘉庆年间。

直到公元一九五一年复字号结束时,曾发现有"广盛公"乾隆二十二年的账簿和"复盛公"嘉庆年间的账簿。


"复盛公",是由乔姓以"在中堂"、"大吉堂"、"进修堂"、"德兴堂"的名义,秦姓以"三余堂"的名义,共投资白银三万两,就广盛公铺底改组而成的。业务仍以经营油、粮、米、面"六陈行"为主。

当时,包头赌风甚炽,宝棚尤多③。浪荡子弟堕入其中,今日突富,明日忽穷,因之典当衣物,借贷银钱,成了这些人赌资挹注④的门路。为适应社会的这种畸形需要,复盛公先后兼营起当铺⑤和估衣铺、钱铺业务。那时节,包头既无官署治理,又无管商事的行会组织,自由经营,获利倍蓰,资本越滚越厚,为乔、秦两家的发达奠定了基础。

资财越来越大,却能恪守勤俭传家的祖训,这是乔家的一个特点。到"在中堂"乔映霞持家时,于光绪末年给兄弟昆仲十一人各立斋名,互为勉励,即有"不泥古斋"、"不拘今斋"、"昨非今是斋"、"不得不勉斋"、"自强不息斋"、"一日三消斋"、"退思补过斋"等等。并且立下家规,一不准吸鸦片,二不准讨小老婆,三不准赌博,四不准嫖妓,五不准酗酒,以持盈保泰,警惕奋发。秦家子弟恰恰相反,吃喝嫖赌,样样都贪,因挥霍无度,入不敷出,遂逐渐从号内抽出股金。秦家抽出的股分,则由乔家补进,及至最后复盛公十四个财股中只有秦家的一厘二毫五了。

复盛公买卖兴旺,三年一结账,按股分红,每股二、三千两不等。即按每股平均批红二千五百两计,乔家每账即可得三万四五千两银子。如此二十多年,自然根基巩固,信誉益彰。

为了扩大经营,追求更大的利润,乔家独立资本,又在包头增设了复盛全(于财神庙街西口路北)、复盛西(于瓦窑沟口路西),经营业务跟复盛公相同,各号都兼营当铺、估衣铺、钱铺、粮店、油房、面铺等业务。咸丰年间,复盛公又以包头"相与"李柜(李大、二、三柜)和白家("恒兴长"财东)抵债的南龙王庙一带田地二百八十亩,经营了复盛菜园,培植蔬菜,供应市面,每年获利亦不在少数。

同治末年和光绪初年,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等号的业务都是蒸蒸日上。复盛西在光绪二十年间,经杨成威掌柜建议,提资增办复盛协、复盛锦钱铺及复盛兴、复盛和粮店。营业没有多久,由于"买树稍"亏赔,经财东乔务(乔亮之子、乔映霞之父,其人善交际,常住北京"大德通",同清廷达官们往来密切)视察后,着令先后歇业。

专门经理粮食的复盛西店,原系"复盛西"出资所开的分店,并无独立的万金账。因为这个粮食店的伙友们克勤克俭,敢作敢为,账账赚钱,而老号复盛西反倒常有亏赔。所以,在民国十年,粮店"头儿"马荀向乔映霞股东鸣不平,提议另立万金账,独立经营。乔映霞采纳了这一建议,遂即提升马荀为独立后的复盛西粮店的掌柜。以后,马荀还当了复盛西的总领掌柜。


在包头街市上,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大号共有十几个门脸,四、五百职工,实力既大,门路又宽。加以财东乔姓信赖各号掌柜,他们做事都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分外显得气力足,能耐大,敢干肯干,敏于事功。

复字号浮存雄厚,周转零活。比如,当铺赎货进款,可以垫作菜园开支;秋季菜园进款又可作购买油粮之用,如此循环往复,互相支持,方便抽调,的确是其他商号无法与以相比的。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的公积金,都存在统事⑥德裕永堂名下,东伙不能擅自动用,遇有生意亏赔或其他紧急需款情况,才准支用。此外,还把德、裕、永三个字拆开,由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号各占一字,称之为复盛公德记、复盛全裕记、复盛西永记,以复盛公为总领导,做一些三号合作的投机买卖。

正由于复字号财力雄厚,号规严整,才得以根深叶茂,木固枝荣。自复盛公创始,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各帝,直至民国二十六年,中间虽有几度时局不宁,社会动乱剧烈,但它一直是顺利生意。


道咸之间,包头商业日趋发达,人口日益增多,地面上的诉讼和行政治安等项,萨拉齐厅的同知不加过问,包头巡检职权又很有限,深感难于应付。因此,商人不得不自行组织维持市面的机构。复字号当时在各行各业中居于自然的领导地位,便率先联合各行业组织起"大行"。民国初年,"大行"改为"公行",后又改为商务会。大行"头领及其后的商务会长,较长时期都是由复字号各掌柜轮流充任的。

"大行"组织的建立,一面解决商民大小纠纷,一面处理巡查、弹压以至拘押人犯等治安事宜,俨然是包头镇的权力机构。复字号既然充任"大行"头领,"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又利用其地位和职权为自身谋取利益。他们通过"大行"操纵市场,直接间接搞些投机买卖,同时,也直接推动了包头商业的发展。

民国二年至五年(1913-1916年),包头绒毛生意急速发展,绒毛店勃兴,百货店林立,周转金需要量很大。复字号实力雄厚,凡认为可做"相与"的,便都给予财力支持,充分信用放款。这样,既扩大了自己的经营范围,也推动了各行业的发展。

光绪末年至民国十年左右(1908-1921年),包头各殷实商号也跟其他地方一样,发行凭帖。凭帖同券币一样,以铜钱为单位,分一仟文和五百文两种(每千文铜钱约合银元一元三角)流通市面。虽然在发行时,须将准备金交由商会保管,但总是发行的多,收回的少,从中有利可取。复字号在包头殷实可靠,信用卓著,所以人们宁愿存放复字号的凭帖,作为储藏手段,而不愿意存储铜制钱(一九五三年复字号结束时,还有农民持他的凭帖来兑现)。


民国十年,托克托县河口镇的甘草码头转移到包头。民国十二年,京绥铁路修达包头,黄河航速益加发达,包头城成了更大的水陆码头。绒毛店、甘草店、旅蒙商、河路店、银钱业、油房、粮店、洋行等等,都如雨后春笋,欣欣向荣。民国十四年全城进出口总值达二千多万元。

商业急剧发展,任何行业所需流通资金都较前大增。在这一活跃时期,支垫全城九行、十六社的用款,主要还是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号,信贷助长了商业发展,也增加了自身的高利贷的利润,复字号随着包头的发展更发展了。

民国十五年(1926年),冯玉祥所部国民军向西撤退,饷粮悉由包头商号筹垫。当时摊派极重,全市损失两千多万元,造成市面上现洋短缺,物资更缺,物价飞涨,银根⑦奇紧。仅此一劫,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家即损失粮食五万多石(每石以八元计,合现洋四十多万元)、现洋一百五十多万元,元气伤耗不小。自此之后,包头的复字号便由兴盛阶段开始走向衰落。

民国十六年至十八年间(1927年-1929年)包头皮毛生意很好,市面又趋向繁荣,各行各业逐渐恢复了元气。然复字号却远不比从前了。复盛全因人事不强,经营不善,亏赔甚巨,遂将面铺、粮店于民国二十二年歇业,钱铺于民国二十四年关闭,只留下当铺和估衣铺两个门脸。复盛西店因业务不佳,也于民国二十三年大事紧缩,撤销门脸,粮店业务归并于复盛西面铺。

一九三七年十月,包头被日寇侵占,西北商路基本断绝,市面萧条,商业普受摧残,复字号更受了致命打击。一九三八年,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家的钱铺,被归并到"同和实业银行",当铺、估衣铺归并到"兴亚当",连同资金、货物、职工,一律移交伪组织接收。在这关头,复字号以造假账的办法,留下一笔钱。复盛公一家除当时分给伙友少量银钱外,把十五、六万银元埋在粮仓三丈多深的地窖里,足足维持了八年之久的全号职工生活。其余粮店、面铺、油房、菜园虽能照常营业,但由于财东拿定主意,从事收缩,各掌柜也只好从命。

一九四五年抗日胜利,各钱铺纷纷申请复业,惟独复字号却步不前,东伙双方都无意再事经营。多数职工相继离号,另组商号者有之,转入其他行业者有之,复字号已名存而实亡
了。

一九五O年解放初期,表面上看,好像乔财东对人民政府保护工商业"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城乡互助,内外交流"十六个字的经济政策不明瞭,不愿意认真经营店号,其实他早明白共产党是不会让资本家长期剥削牟利的,资本家的帽子戴不得。所以,数次派人前来绥远清理结束。

同年冬季,其所派代表乔铁民、乔子珍等人,在包头把油房、面铺以廉价让给职工接办,把大部分房产作价售给国家,少部分房产则分赠给各号执事,掌柜居住。房产售价按股批分,铺底售价则全部折成五福布分给职工,多者得三、五十匹,少者如徒工、厨师都分得十匹、八匹不等。复盛菜园土地,也平均分给当时在号职工。乔财东宣布与复字号从此脱离关系,未了事宜,复盛公交由乔晋德掌柜、罗文昌大先生,复盛全交由郭守经掌柜,复盛西交由郭振庆、贾广元两掌柜,复盛西面铺交由程仁、贾广元两位掌柜分别清理。一九五一年停止营业,一九五二年开始遣散职工,至一九五三年春,才把开设了二百多年的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结束完毕。


除了上述复字各号以外,光绪初年,乔财东以“在中堂”名义独资在包头还开设通和店粮行带面铺一座(资本五万两,另有副本五万两);光绪末年又在包头开设广顺恒钱铺一座(资本五万两,另有副本五万两)。虽不属于复字各号范围,但遇事互相支援,有利于彼此发展。

光绪初年,乔财东在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开设通顺南北两店,南店经营百货,北店经营绒毛皮张;又设有大德店、德兴店粮行生意,德兴长面铺,法中庸钱铺,资本都很雄厚,与包头之复字号遥相呼应,互为声援。一般人把归化城这些商号也统称为复字号。

乔财东在山西祁县设立的大德通票号,在太原设立的晋泉源钱庄,在包头也都有庄口,给复字各号的汇兑和周转,也有不少的方便和支持。

注释:

①农民春季忙于用钱,向商号借支银钱货物,以所众作的青苗庄稼做抵押,议定极低的价格,到田禾收获后,照数交粮,这种投机买卖晋绥一带叫"买树稍"。

②"相与",即相互往来甚密的主顾。

③宝棚,即赌场。

④挹(yi)注:语出《诗经•大雅•洞酌》云:"洞酌彼行潦,挹彼注兹",以有余补不足的意思。

⑤当铺,旧日以收取动产作质押,进行放款的高利贷机构。典当时,写明所质物品及抵押价款,价款一般为抵押品的五成以下,利率极高,过期不赎,抵押品没收,谓之"下架"。其下架衣服,则交估衣铺拍卖。

⑥山西商界术语:即商号内部的账务组织。

⑦银根,旧中国商业用语,指金融市场的资金供应情况。供大于需叫"银根松疲",供不应求叫做"银根紧哨"。

原载《山西省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作者:刘静山

摘自《包头史料荟要(第1辑)》1980年5月,标题为《"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山西祁县乔姓复字号的沿革》


来源:家乡的记忆

"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
想去看看乔家大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