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包头历史故事!狠人李银(一):民国乱世,独霸一方,终究还是刑场伏法...>>

31
回复
3046
查看
    [ 复制链接 ]
2021-11-24 09:01:4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包头历史.jpg

一九五O年,我们部队留驻乌盟卓资山县军垦。春播之后,我带领五个连队开赴包头,协助包头驻军抢修黄河大堤。直到秋末,我们完成了修筑堤坝的任务,正在公积板村休整,嗣后准备乘火车返回卓资山营地。我们将要动身起程的前夕,突然接到上级调我营去石拐沟剿匪的命令,战士们得知要进山打狼,情绪十分高涨。

部队进行许多工作,作了充分的调查研究后,得知:石拐沟筑在包头城东北五十里的大青山中,位于沙、包、固三县的交界处。此地山多沟长,在旧社会是士匪麇集出没的地方,解放前以及解放初期李银匪帮就曾盘踞出没在这一地带。

匪首李银,日伪时期在他的家乡包头县磴口村拉起保安自卫团,这是一支专门对付抗日民众的地主汉奸武装。大青山根据地的老乡对这支汉奸队伍恨得咬牙切齿。"八•一五"光复后,国民党将这支叛匪收编为地方军,其实是名副其实的土匪队伍。一九四八年,我军放弃包头城,向绥东作战略转移。当我军撤出包头后,这时包头城里的豪绅商贾为了自身生命财产的安全,由商会出面把李银的民团从阿善沟门请到城里,维持社会秩序。李银进城后,地方势力推举他为代理城防司令。在他坐镇包头的第五天头上,有一支国民党的杂牌军,一窝蜂似地开进包头城。这支杂牌军的头目名叫邬四儿,自称是带着尚方宝剑来接管包头的。他一进城就成了当然的城防司令。李银到口的肥肉被人夺走,于是一怒之下想火拼邬四儿。商会得知消息后立即出面排解。在社会各方政客劝说下,李银也暗自思量:自己势单力薄,硬拼占不了上风,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便凭借商会调停的阶梯就势下了台。李银忍气吞声又不甘让位,撤离前趁势大捞一把,然后才带领他的兄弟们夹着尾巴返回阿善沟门老巢。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九日,包头和平解放。李银匪帮冥顽不化,拒绝向人民投诚,把匪巢撤到大青山,盘踞于离石拐沟镇十余里的老爷庙山南麓。国民党为了虚张声势,通过中央广播电台作欺骗宣传,声称李银匪帮是反共救国军的一个师,在师长李银将军率领下待命于大青山中,为党国继续与共产党部队周旋。其实,李银匪帮当时只有一百多不足二百人,这股匪徒甭说与共产党部队作战了,他们和共产党的部队连照面也不敢打,只是在石拐沟镇一带转山头,为非作歹糟踏百姓。

李银是磴口村人,他手下的匪徒多数是他家乡附近川畔上的人。根据"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土匪信条,这股土匪从不在沟门南边川畔上村庄作案,他们抢劫的范围在石拐沟镇四周的山区:北起固阳县以南,南到石拐沟镇的白狐沟、河滩沟,东从该镇的大发窑街西至鸡毛窑村。在这方圆几百平方里山区居住的老乡,便成了李银匪帮欺凌和掠夺的对象。横行霸道的李银匪帮每当秋后逼迫山区的老乡向他们交米、面、肉、粉条和大烟等农产品,不交便遭毒打和绑架。"绑架",土匪的黑话叫"请财神"。公开反抗者就有生命危险。在当时的世道,李银手下的兄弟们打死几个人,包头的县衙门睁只眼闭只眼,从来不敢过问。平时,外地的车来石拐煤窑拉炭,凡让李银匪徒碰见的,都得交些过路钱,否则先把人打一顿然后扣下车马,限期让你拿钱来赎。那年月,包头城养车拉炭的老板,一般的与李银匪帮都有来往,逢年过节派人给送些银元、大烟黑白硬货,人们把这种送礼叫"敬山神"。不敬山神莫进山。那户养车的东家年节忘记敬山神,或贡品不够意思,日后进山拉炭便要吃苦头。由于盗患猖獗,解放前外地商旅不敢在石拐山区跑单帮。

包头和平解放后,驻包的国民党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仍在原地驻防。这支起义部队的广大官兵,经过我党的教育,认清了形势,提高了觉悟,坚定了在共产党领导下走为人民服务的光明大道。但也有极少数顽固派,象原国民党三十六军军长兼包城防司令刘万春、旅长鄂友三之流,在"九•一九"起义时他们的思想并未痛改前非,真心弃暗投明,而是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被迫在起义通电上签字的。包头解放后,我党对他们做了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进行耐心地说服教育,但这些顽固分子仍坚持反动立场,决心与人民为敌到底。一面伪装起义,一面却网罗敌特分子暗杀我派到起义部队的政治干部,阴谋组织叛乱,并纵容部下公开从事抢劫居民和过往客商的罪恶活动,扰乱社会治安。由于社会治安混乱,国家银行、财税局、贸易公司这些掌管经济的部门,都得备枪自卫。大土匪李银与刘万春之流暗中勾结,互相策应,无视国法,有恃无恐,继续作恶,公然在五O年闯进包头城,夜抢大商号广恒西。这一搔扰轰动了包头附近的城镇,严重影响了包头地区民心安定和工商贸易的发展。为了整顿包头地区的社会治安,发展生产,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绥远军政委员会决定派兵消灭李银这股气焰嚣张明牌土匪。

我营接到剿匪命令后,便立即研究部署,决定由教导员贺渠宝和付营长刘德义带领两个连埋伏在磴口,封锁阿善沟门,堵住匪徒顺沟而下向南突逃的后路;我和付营长李付生带领三个连从东园进山,顺沟北上石拐沟镇,控制石拐镇南山的制高点老爷庙山峰,从北面包剿匪徒。那天,我们午夜从公积板村出发,由一名老乡带路,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弯弯曲曲坎坷不平的山路,半宿行军将近五十里路,拂晓前进入阵地,便立即占领了老爷庙山峰,把匪徒捂在山沟里,如瓮中捉鳌。这场仗,我们居高临下,又攻其不备,打得主动、顺利。

土匪们在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而在英勇善战的人民子弟兵面前,则是一群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天将破晓,匪哨在朦胧的天色中发现了我们,立即鸣枪报警,这时,我们也开了火,首先打倒匪哨。巢穴中的土匪们,听到枪声象炸了窝的山蜂一样,惊慌地持枪拥出帐篷,急急忙忙钻到山麓的巨石和树木后面,盲目地向山上我方射击。

李银是颇有阅历的匪首。仗一打响,听枪声就预感形势不妙,有灭顶之灾,他不想搭上命负隅顽抗。在大兵重围的枪林弹雨之中,故作镇静,命令土匪小头目们带领匪徒往北山上冲,企图从北面打开突破口,把队伍拉到后山去。可是正当群匪按他的旨意卖命时,他却带领四个贴身随从悄悄地顺沟向南逃跑了。在老爷庙山上,我军火力猛烈而密集,土匪寸步难移,突围更是梦想。当他们发现李银逃跑后,更是没了主心骨,残匪们看到山坡上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的难兄难弟,一个个吓得胆颤心惊,无意恋战,边打边退,陆续顺沟向南逃窜。我们发起冲锋。冲下老爷庙山峰,顺着二十多里地长的阿善沟,向南追击逃匪。溃逃下来的残匪,跑到阿善沟门遇到我们的堵击部队后,进退无路,纷纷往高梁地里钻。当我们从山上追击下来,与堵击部队南北合围,象野地里抓兔子似的把土匪从黄纱帐中一个个撵出来,俘虏了包括李银在内的四十多名土匪。

战斗结束后把匪首李银押送到呼市绥远军区,其余的匪徒押送到包头警备司令部。五一年在呼市镇压了恶贯满盈的匪首李银,将他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这场战斗中,我们有两位优秀的战士血染山岗,为祖国边疆的安宁贡献了宝贵的生命。战斗结束后,我们将这两位烈士的遗体安葬在沙尔沁召庙背后的山坡上:青山埋忠骨,松柏伴英魂。

围奸李银匪帮是我们在石拐沟山区剿匪的第一次战役,一九五一年,我们二进石拐沟,先后共歼四股土匪。

摘自《包头史料荟要》第9辑,1983年8月;原标题《围剿李银匪帮》;作者:张德宝







来源:家乡的记忆





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
这真是个恶人…………………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这个士匪太狠了吧……………
前以及解放初期李银匪帮就曾盘踞出没在这一地带。
遵规守法才是王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