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包头历史故事!狠人王英:出身于五原豪门,混迹于民国战场,最终落得个凄凉结局...>>

32
回复
2655
查看
    [ 复制链接 ]
2021-11-23 14:47:0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包头历史.jpg

王英别号杰臣,奶名增罗子,一般称呼"三财主",外号"三没底据"。其父王同春,外号"瞎进财","老财主",从一九一一年起在后套开辟了干渠八道,支渠百余,把整个后套荒地变为水田。后套东西五百里,南北一百五十里的肥沃土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三十,属于王同春私有。王同春成为后套的土皇帝。

一九二0年,王英依仗其父的权势,联络土匪头子,横行乡里。当时的绥远都统马福祥,因和王同春是把兄弟,便委王英为五原县保卫团团总。

一九二二年秋,萨县保卫团团总侯宪章被马福祥杀害,王英的五原团总职务也被免去,但是马福祥为了拉拢王同春,又委王英为绥远省都统署参议。王英为了扩充实力,派任三海前往陕北石湾镇,煽动井岳秀的骑兵第二营连长王安仁、段友庵叛乱,将营长击毙,把全营人马带来包头。

一九二二年七月,王英与绥远哥老会龙头杨万桢共同策动,纠合刘三红等股匪,加上王安仁的队伍,共约六百余人,突然包围了包头县城,双方激战了两昼夜。马福祥恐怕失掉包头,与匪首们商议和谈,任杨万桢为绥远省都统署参议,由萨县二十四顷地、麦达召、固阳合教堂神甫三人从中作保,把队伍改为绥远省骑兵第二营,王英任营长,刘三红、王安仁任副营长,开往包头西中滩一带。包头之围才告结束。

王英当绥远省骑兵第二营营长后,为了控制这几股土匪队伍,将他二姐王友琴的女儿张拉鱼嫁给了王安仁部的实力人物段友庵的弟弟段维三。随后就唆使段维三将王安仁打死。这样,全营兵力便控制在王英、段维三手中。这时陕北土皇帝井岳秀又用高官重金煽惑段维三叛离王英,那年冬季,段投奔到了井岳秀师,编为骑兵团。刘三红也拉走了六、七十人去当土匪。王英为了报复段维三,于一九二三年秘密唆使他的特务营长史文华带领百余人投奔段友庵,于第二年大年三十晚上将段友庵、段维三打死,然后带领全团投降了军阀高桂滋部。王英的骑二营于一九二四年,奉马鸿逵之命,由包头开往热河赤峰,防止张作霖西扰。后因直奉停战,王英的骑二营开往北京,归郑金声整训。由于王英所部土匪成性,军纪涣散,郑一怒之下将骑二营缴械遣散,将王英介绍给新任绥远都统李鸣钟,被委为绥远省府参议。

一九二五年,冯玉祥部方振武率部驻守五原、临河,深知王英父子在后套的权势,便委任王英为五原、临河保安骑兵团长。王英遂搜罗土匪、地痞、流氓、哥老会大小头目八百多人,编为四个连。从此,他的野心就更大了。

一九二五年秋,西北边防会办张树声到达五原后,委王英为"包宁护路司令",并让王英搜罗哥老会人员,组织起"绥远省革命协会",由王英任会长。王英遂代替了杨万桢(杨已被李鸣钟杀掉)当龙头宝座,把哥老会人员二千余人,组织成枪马齐全的一支队伍,编成五个旅、十个团。护路司令部驻包头西前街(现胜利路包头印刷厂),其他各旅、团分驻五原、临河、安北、包头、前旗各地。此时,绥远大小股匪皆被王英收编。哥老会组成的所谓"绥远革命协会"的全权事务,统由他的二姐王友琴掌管,由卢耀峰、郗孝周等人协助她。这是王英的极盛时期。

一九二六年冬,冯玉祥到包头,因为无法对付哥老会武装匪徒沿途截夺枪枝,便要求参加哥老会。十月间,在包头大文明巷王英家,按照哥老会的规矩,吸收新贵人(初入会称号)冯督办入会。由卢耀峰给予冯玉祥"威字辈心意"(称呼大哥)。这个"心意",实际上是哥老会里上八部最低的地位。王英装腔作势地说什么"服从冯督办"的鬼话,暗中却认为截夺冯军零散官兵的枪枝,比上大青山拣石头还容易。一九二六年冬,冯军西退宁夏、甘肃时,王英隐藏在乌拉山,秘密指挥土匪抢夺冯军枪械二千多件,迫击炮、轻重机枪甚多。由于惧怕冯部军纪严明,派他的参谋长南靖臣潜往集宁,向张作霖前线指挥官万福麟接洽投诚事宜。方福麟给王英以东北第三十一军军长名义,令他追击冯军。王英便打起三十一军的旗帜,继续与冯军战斗。等冯军全部离包,王英首先进驻包头城,欢迎张作霖先头部队马占山,刘震东等,馈送贵重礼品,又拜为把兄弟。

一九二七年冬,王英到北平叩见张作霖,特从包头购买大烟、地毯、红花、鹿茸、麝香及各种细皮衣物,价值达一万五千余元。张作霖给了他一万元的见面礼,王英跳倒叩头说:"谢谢大元帅恩情。"又前往拜见张学良,张给他军饷四万元,及棉军衣、军毯、子弹、八二迫击炮等。他送礼请客虽然花了一万八,而实际净赚了二万,因而喜不自胜地满载而归。行至磴口车站,前面桥梁突然起火,有人说是冯玉祥旧部干的,也有的说是满泰干的。王英调来袁占鳌一个旅,又调来步兵二个连,由团长李凤山赶来保驾。

王英回到包头不久,旧历腊月初,接到张作霖命令,要他向河曲、偏关等地进攻阎锡山。王英由五原、临河各旅中抽调强壮人马一千五百多名,由包头出发。行至萨县东二十四顷地天主教堂堡子时,原定进驻堡子宿营,但是外国神甫(皆称二德神甫)闭门拒不许入。王英说:"我马上命令部队攻城,看你外国人有什么了不起!"当时包头城防司令满泰正在萨县城里,急忙赶来从中斡旋,二德神甫只让王英带少数人员进堡。王英说:"我不进去了,让炮弹去住吧!"说着就照教堂钟楼打了四炮。

打完二十四顷地后,王英按照张作霖的指示,攻打山西河曲等县。但路经准格尔旗境,与准旗大汉台吉那森达赖遇战,双方在党三窑子(今土右旗境)一带激战两天三夜,互有伤亡。王英击败那森达赖,又得到张作霖奖金五千元。

王英的队伍继续前进,到达托县河口镇,又进驻陕北府谷县麻地沟镇,与河曲仅隔一条黄河。他派参谋长南靖臣秘密前往河曲,和阎锡山部师长谭庆林接洽投降;一面派金参议前往榆林,与土皇帝井岳秀联络;同时捏造假战果向张作霖汇报;而他的主力则拼命围攻杨家湾等地,将那森达赖住地洗劫一空。阎锡山听到谭庆林反映后,委王英为山西骑兵第四师师长,发给薪饷一万元,赏钱五千元及其它军需物资,命王英急返绥远,攻打绥远都统汲金纯。

其实,王英投降阎锡山及所玩弄的这套鬼把戏,早已被汲金纯识破,但汲金纯故作不知,复电请王英回绥面商。王英接电后,预感不妙,装病不回。汲又复电,说大元帅已派人前去慰问。王英把紫药水抹在脸上腿上,蒙头大睡,让团长以上官员都去欢迎代表。代表来看王英,王痛哭流涕,声泪俱下,直把这位代表哄得头晕眼花,真假难辨。汲金纯则怕王英攻打归绥,便耍了个花招,告诉商会、农会、地方绅士,说王英已投降阎锡山,汲军奉张大元帅之命立即率队剿除。并让他们转告王英,速来归绥见我,否则悔之晚矣。王英接到商农会的信后,吓得连夜率队向包头逃走,二天二夜跑了三百多里。其实汲金纯捏造了一份张作霖的假电报,把包头城防司令满泰接往归绥,把都统大印交给了满泰后,便调动军队,齐集车站,名为讨王,实则在夜静后车头东挂,溜之乎也。王英到包后,听说汲金纯已逃走,便公开亮出了山西骑兵第四师的旗帜,带着袁占鳖、杨守程两个旅,乘火车赶来归绥,在归绥大肆抢掳劫杀,并派兵向大同追击汲金纯。当王英、满泰正在你争我夺时,阎锡山却来电称:"已派商震为绥远都统。"王英、满泰便都回到了包头。

一九二八年,商震令王英部整编为一个旅,四个团。一九二九年秋,阎锡山命王英全旅集中包头东营盘整训。王英明知是集中起来遇机缴枪,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服从命令,把全旅集合包头。十一月间果然全部被缴枪,王英调为山西骑兵副司令,排长以上军官调太原军官教导团学习,士兵一律给资遣散。命令下达后,王英召集团以上军官会议,多数不同意缴枪,尤其是二十三团三连连长杨猴小,卫队连长史文华最坚决。他们说:"宁愿当土匪,也不作缴枪人。"为此开了大小会议十几次,迟迟未决。山西骑兵司令赵承绶奉阎锡山命令,由大同率队赶来包头,监视王英缴枪,带来的骑兵吕汝骥旅,分驻包头四郊,监视王英部队行动。赵承绶在丰业银行召集王英部连长以上军官开会,各团、连长也都作好了发生意外的准备,还准备随时开往河西当土匪。王英一看这个情况着了急,特地跑到袁占鳌旅,召集连以上军官开会,他说:"不是我愿意缴枪,而是环境不允许,你们如果一定要拉走,就把我打死,省的阎锡山杀我。"说着他站起来说:"来!哪个先把我打死,我早就不想活了。"王英连声喊叫:"谁先开枪?"这一下,大家都愣住了。袁占鳌站起来说:"师长,我们跟您多少年,不用说把您打死,我们也不能让您掉头或者坐大狱。你看绥远连年灾荒,交了枪这些人难道活活的都饿死吗?"说着放声大哭,会场一片哭声,谁也不说一句话。突然二十三团三连连长杨猴小站起来说:"师长不要哭,哭解决不了问题。我按单子上的枪数交,长余下的枪我还是带上当土匪去。师长你去当副司令吧。"杨连夜带了二十多名士兵通过马场,过黄河去了。其他各团连第二日相继交了枪枝弹药。袁占鳌等六十多名军官前往太原教导团学习。一九三0年春,蒋、冯、阎中原大战,这个期间杨猴小、陈秉义、周鸿斌、史文华、康存良等股土匪,在包头黄河南一带活动,他们通过王英的二姐"二老财"与王英经常有书信联系。王英让他二姐全力支持这些土匪,积极开展活动,尽量扩充。

这年六月王英又让他的前团长张忠元和军需韩祥符前往天津找陈国英(国民党绥远省党部委员),让陈设法给蒋介石打电报说:"我准备在前线率部"反正",请通知刘峙、顾祝同接应。"陈国英将王英的意见电告蒋介石。几天后,蒋介石复电:"王英反正,极表欢迎,并委为中央骑兵第三师师长,已通知前防,希和刘峙等联系。"张、韩得讯后,张回包头找杨猴小和王友琴,韩去太原找王英前团长李凤山、旅长袁占鳌、杨守程等人,通知他们回绥远活动。王英口头委杨猴小为第一旅旅长。这时,杨猴小已被绥远省主席李培基收编为"绥远省保安骑兵团长。"袁占鳌、李凤山、杜子玉、张忠元先后返回包头,在黄河南一带活动起来。此时,陈国英也化装潜返归绥一带,煽动自卫队搞起反阎的活动。杨猴小部驻包头二道沙河村,袁占鳌等股窜到归绥,和陈国英合并,企图占领归绥。这群乌合之众被李培基所派的郭凤山骑兵击溃。这时王英通过他二姐,不断和杨猴小、袁占鳌等人信使往来,他二姐代替王英执行了师长职权,指挥这群土匪的活动。冯玉祥、阎锡山被蒋介石打败后,王英从河南到天津,从此和阎系脱离关系,但却又与张学良拉上了关系,企图借张的掩护返回绥远。

一九三0年以后,傅作义由山东退至绥远,当了绥远省主席,即派骑兵两连在武川东山口地区进行封锁,防止王英西窜。王英自知力量单薄,重返察境,又着韩祥符秘密返回包头,让他二姐速通知杨猴小、袁占鳌等接他。"二老财"让她的儿子张子茂去河西通知袁占鳌等,速开商都"迎接老司令",并让康友良、杨守程等继续留在土默川一带牵制赵承绶的骑兵,她亲自坐着轿车去二道沙河找杨猴小东开迎王。杨猴小名义上虽被收编,但总不放心,现在有"二老财"坐催,又有王英召唤,遂于腊月间由二道沙河村突然东开,声称去接王英。赵承绶等人阻止不住土匪的力量,结果杨猴小、袁占鳌两部占领武川县,大肆抢劫。

王英和杨猴小、袁占鳌部在集宁县会合后,由集宁取道陶林、武川、归绥北山出口,在土默川又和杨守程、杜子玉、康存良等股土匪会合,到了萨县大岱村,又继续西进,先后抢占了安北、陕坝和临河。在统治这些地方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王英为了保证军需开支,遍设税卡,敲诈勒索,抢劫豪夺,总计约十来万元。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又委王英为"义勇军司令"。王英表面上立即通电抗日,实际仍盘踞临河。后来,阎锡山座主晋绥军政,傅作义让王英到归绥面商事宜,王英抗拒不去,阎令傅剿除王英。于是王靖国步兵,赵承绶骑兵,分别向五原方向出动。王英部也于一九三二年三月十九日全部离开临河。王英、杨猴小东去,袁占鳌西行。王英、杨猴小绕道乌加河北,通过五原、安北、固阳、武川、陶林、集宁六县到达察哈尔商都境的郭家庄和张学良骑兵团长熊飞联系,并想到北平见张学良。时经阎锡山给张学良电报,要求把王英解送太原,因此张学良把王英软禁起来,命杨猴小重返绥远。

一九三三年夏,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抗日同盟军时,王英已经自由了,他又乘机活动前往张家口。冯玉祥任命他为察北游击司令。冯玉祥被蒋介石逼上泰山后,抗日同盟军所有部队,在吉鸿昌、方振武领导下,继续坚持抗日。王英虽然只有几十个人,也算跟上抗日了。后吉鸿昌被蒋介石逼迫,跑回天津。

王英又跑到兰州,弄了个甘肃省政府的参议衔,察哈尔省主席张自忠给了王英个参议的职务。王英就利用这些关系,在张家口秘密制造料面,无本尽利,立即由穷变富,车马盈门。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和日寇订立臭名远扬的何梅协定,出卖了华北。日寇在华北各地设立特务机关,公开进行特务活动,寻找汉奸,充作爪牙。王英在平绥铁路特务机关长盛岛角芬和绥远特务机关长羽山喜郎共同策动下,把张家口制造毒品的买卖关了门,随同盛岛角芬和羽山喜郎到了天津,和日寇驻天津司令梅津见了面。梅津委任王英为"大汉义军司令官",让他在察北积极招收土匪,扩大队伍,准备下一步侵占绥远。王英奴颜婢膝,完全投降了日寇,返回张家口后,他曾向杨守诚、韩祥符叙述在天津接受梅津提出的组织伪军、占据绥东等事。此时驻包头王靖国师田树梅旅长,想找几个和王英有私交的人前往劝说王英,但这几位说客,不但没有把王英说服,反而被王英利用,充当了汉奸。

王英这个时候组织起了"大汉义军",把一群汉奸、土匪等约三千余名招集起来,共编为五个旅。百灵庙战役后,这五个旅中,有四个反正,只有王英死不悔改,率领杨守程旅,和日寇顾问山夏逃回去。日本人没有处分他,他便到天津隐居。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王英又张牙舞爪,大肆活动,他从日寇那里弄得个"绥西自治委员会委员长"的头衔,重新返回绥远,积极招收败类,组织武装,协助日寇维持"地方治安"。一九三八年冬,他带着杨守程等来到包头,大肆宣传日寇"亲华"毒素,收罗败类,企图死灰复燃。当时虽有些坏分子参加,但都是赤手空拳,最后还是他的二姐"二老财"给他出主意,想办法,招集旧部陈秉义、邬春云等,总计收罗了骑、步、炮兵二千七百余人,各种枪支二千余支,迫击炮六门,轻重机枪三十余挺,还有汽车、电台等,分驻在包头西麻池、乱水泉、前口、北山湾一带。一九三九年十一月间,日寇见王英有了人马,就给了他一个"绥西自治联军总司令"职务。为了加强控制王英,日寇特组织了个绥西联军顾问部,派儿玉尧、臼杵长胜、大场茂马,莜崎宝为顾问,常驻包头,掌握和控制王英部的一切活动。

一九三九年冬,傅作义军由后套出发,曾一度袭击盘踞包头的日寇,并占据包头城一天一夜。日寇为了报复傅作义,特由平绥、同蒲两铁路沿线抽调大批日军,加上李守信伪蒙古第八、九两师和王英的伪绥西联军,及日寇的小岛部队、宪兵队二万多人,于腊月二十五日,由包头、固阳分三路向后套进犯。第一路由包头、磴口、南海子过河,先扫荡沿河一带军队,然后沿河西直犯临河。第二路由包头、西中滩(乌拉特前旗)直犯五原。第三路经大佘太,绕狼山,出乌不浪沟,直犯陕坝。日寇和伪军如入无人之境,约在腊月底,在临河会合。次年正月中旬,日寇除将王英伪绥西联军和李守信伪八、九两师和一部分日寇宪兵留守五原外,其他日伪军全部复返包头。留驻五原的除二百多名日本人外,还有王英伪绥西联军和李守信伪八、九两师,他们分驻五原各地。一九四0年三月二十日,傅作义向五原反攻,王英在激战中侥幸逃出,被寇派来的汽车接回包头。

王英自五原惨败后,全部人马盘踞在西公旗,直至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前再未移动。在他盘踞的地区,强迫农民种大烟,走私贩毒,无所不为。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强种大烟一万三千亩到一万五千亩,五年内总共收过硬板大烟四十五万两到五十万两。每年召开一次分配大烟会议,收获的大烟每年送给日本顾问每人五百两,翻译每人一百两,卖给烟土组合八千两至一万两。除此以外,按照军级分配。最后剩余的二万五千两至三万两,制造料面,由王英亲自坐飞机带到北京、天津销售,所得金钱完全供他享受。王英还在白金宝圪旦村设立税卡一所,征收往来货物税,起名为"保护费"。据统计,五年来总共征收税款竟达伪蒙疆票一亿元。

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寇宣布投降后,傅作义派孙兰峰进占包头,路经西公旗公庙子时,将伪绥西自治联军王英部改编为第十二战区骑兵第一集团军,任命王英为总司令,陈秉义、王万抚、李红升分任师长,其他各团长还是伪绥西联军那一伙。孙峰、王英等先后进入包头,不几天孙兰峰又将汉奸何连顺旅也拨归王英指挥,并令积极东开,抢占地盘。傅作义到归绥,命令王英抢占集宁、丰镇、大同等地。人民解放军为了诱歼这群匪军,把王英部诱至丰镇,从四面八方猛烈攻击,打得匪军溃不成军。匪徒们如丧家之犬,没命的向归绥逃窜,沿途又受到解放军的堵击、尾追,所谓三师一旅之众,待到达旗下营时,损失已达半数。王英爬上火车逃回归绥,住进了公教医院养,了三个多月的病。待病好后,他的第一集团军又改编为十二战区骑兵十四纵队,王英任纵队长,陈秉义任副纵队长,全部仅有一千余人。王英怕被傅作义挤掉,便乘飞机飞抵天津,一去不返。这个十二战区骑兵十四纵队的烂摊子,由陈秉义负责。一九四九年绥远和平解放,这个在绥远、宁夏、陕北、察哈尔、晋北等地为患三十多年的土匪队伍,才被彻底拔除掉了。

一九四六年秋,王英回到北平,不久便取得了蒋介石北平行营高参头衔。傅作义在北平组成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后,王英又向蒋介石写了一封所谓"反共救国军"建议书,此书颇合蒋介石胃口,蒋即委王英为平蒲路"剿共军总司令"。北平和平谈判时,王英在特务策动下,勾结死不悔改,顽抗到底的敌对分子,进行破坏北平和平解放的罪恶活动。北平解放后,王英仍然暗地活动,因此一九五0年被人民政府逮捕,于一九五一年一月间镇压。

这个祸害绥远四十多年的恶霸地主、土匪头子、大汉奸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历史惩罚!

根据《内蒙古文史资料》第六辑韩祥符著"王英一生的罪恶活动"一文改编

摘自《包头史料荟要》第四辑,1980年8月




来源:家乡的记忆

坚持打卡,看看内容……
坚持打卡,看看内容……。。
王英:出身于五原豪门,混迹于民国战场,最终落得个凄凉结局...>>

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赞美。
学习                  
爱上包头,我爱我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